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爱人坊 > 文章 当前位置: 爱人坊 > 文章

今夜 我的床戏在直播……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轻烟了了

口述/苏玲

随着时间的推移,手机里别的女人快慰的呻吟己经成为翟杰性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内容,面对活色生香的我,他的冲动反倒在一点点衰退,他的注意力己经被手机里声音牢牢吸引,就像一个中了毒瘾的人,再也离不开这种精神鸦片。

A

和翟杰婚后,自己所在的机械厂效益下滑,我干脆辞职下海,拿出家中的全部积蓄开了家美容店。创业维艰,生意上的忙碌,加上店面离家比较远,我直接搬到店里去住了。夫妻俩自此一两个月也难得亲热一次,忙碌的生活让我渐渐忽略了丈夫和自己的生理需要,一段时间里,我们竟成了一对名副其实的“无性夫妻”。

经过两年打拼,美容店的生意终于好了起来,我又聘请了人手,不用事必亲躬、劳心费力了,生活一下子清闲和安逸下来。此时,我才发觉年过三十的自己的身体也突然“复苏”了,体内似乎随时都会激荡起爱的渴望。可是,或许是因为生理上的“用进废退”,曾一度戏说“打入冷宫”的翟杰渐渐感到自己作为男人的力不从心,时常在我激情荡漾时就丢盔卸甲草草了事。让我的身心备受煎熬和折磨,根本得不到满足。

我想也许是翟杰太累了,休养一段时间,我再适当给他补补就没事了。谁料一个月后情况更糟,不管我如何“引诱”,翟杰总以借口推脱过夫妻生活。我恼了,冲口说:“你是不是有外遇了,要不怎么力不从心?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该不会是纸老虎吧。”翟杰说:“可人家也说,年近四十岁的男人已进入了‘微软阶段了嘛。”听了他的争辩,我气不打一处来:“刚结婚头两年,你随时都猴急急的,像个装满了火药的爆竹,一点就炸,现在怎么就成‘微软专家了?”听了我的调侃,翟杰也没好气地说:“那准是爆竹受了潮。”噎得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因为性事,我们自此打起了冷战,一连半个月都互不理睬。好几次,翟杰想主动示好,都让我冷冷的背脊给顶回去了。

B

冷战“解冻”的第三夜,翟杰就向我的身体发起了进攻。仿佛是一夜之间变了个人,令我十分诧异的是这次翟杰在床上突然间像变了个人似的,挟着虎虎之风竟让我一时适应不了。接连几次性生活,他的生龙活虎令我叹为观止。可惊喜之后,女人天生的敏感让我开始疑神疑鬼:上半月是条虫,下半月怎么就成龙了呢?是不是翟杰受了我的刺激走了极端背着我服药?果不其然,很快我就注意到,他最近一反常态要先关灯才“干活”,和以前“想看着你的表情”大相径庭。

有了这个发现,心头的疑云顿起。男人三十一枝花,何况现在外面的诱惑无处不在。我开始留意他的行踪,寻找他有外遇的迹象,可是我什么也没发现。总之,除了改变了熄灯作爱,他的举动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是自己不如以前投入令翟杰“性趣”大减?于是,有天晚上我们俩过夫妻生活时,在他威猛进攻时我突然袭击拉亮了灯。灯光下,片缕不存的翟杰头上却分明连着一根线,我随手从枕头下翻出的却只是他的手机。我纳闷了:他这是哪门子戏?就在翟杰惊慌失措中,我将他的手机耳塞塞进自己耳朵,里面竟传出一个女人叫床的声音。

天!他居然在我们做爱时要通过手机听这种声音才行,这不是一个做妻子最大的耻辱么?我一下子气得血冲大脑,将手机摔到两米外的沙发上,差点没一脚把他踹下床去。翟杰窘迫地坐在那儿,吞吞吐吐地解释:“那女的是外地的,我根本不认识,只是网上的聊友。”我哪里信,他急了,竟对着手机大声说:“你害苦我了,现在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老婆怀疑我和你……”我一把抢过电话刚想开口骂人,对方却先发制人了:“你老婆也真土,做爱时互相听听陌生人的床戏提高一下兴奋度,有什么呢?我老公都乐意,她吃什么干醋呀?两个人闷头忙活多没情趣!”

对方的话竟把我到了喉咙眼的话给堵了回去,我愣在了那儿,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还以为他只是下载了这种淫秽之音助助性,没想到却是实况转播。可想而知,对面的那对男女也一定听到了我们的响动。刹那时,我有了种大白天让人剥光了衣服站在大街上的愤懑。我冷笑一声:“你这样子,还不如直接和她去做得了!”翟杰把电话给挂了,开始“开导”我:“夫妻生活久了缺乏激情,只要不出轨,找些方法刺激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呀!我们俩现在不是比以前更快乐了吗?”想想他最近确实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感觉,我明知道他有点牵强附会,可却找不到话来反驳他。

C

窗户纸破了,翟杰就不再避我,又恢复了开灯的习惯,不同的是,每次恩爱前,他都要和对方短信约好,随着他带给足以令我欣慰的快乐,我心中仅存的那点反感也渐渐淹没,在不知不觉中,我开始觉得这种略带另类的做爱方式倒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对面的激情澎湃像给我们夫妻生活注入了一股兴奋剂,双方在各自的熏染下都很尽兴。我想,只要丈夫能激情永驻,就随他吧,反正只是辅助作用,又不是真的和对方怎么着了。

有了我的纵容,翟杰做爱时的“听瘾”日渐加深,我也渐渐淡漠了,人毕竟是动物,理性的思维有时是会盲从于肉体快乐的,我同样脱不了这个旧臼。

我很清楚手机里那些女人没有一个是翟杰认识的,双方都只不过是在拿对方寻找刺激,仅局限在夜晚里玩的成人游戏而已。有时,翟杰也会给我塞上一只耳塞,让也我听听对面的声音。有一次,我听到对面竟然是一个男人粗重的呼吸,那一刻,我心里既新奇兴奋又别扭,兴奋的是对方的吼声像擂响了性爱的进鼓,他亢奋的进攻让我很快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飘渺、迷醉、惘然、惊讶;别扭的是我发觉自己发烫的身体似乎在和对方粘合在一起,而且后来竟是与那个不知面目的男人一起达到高潮的。平静下来后,虽然心身舒泰,但我脸上火辣辣的,好一阵子适应不了,觉得有悖于自己和翟杰的夫妻情份。

可要是对方是个女的,我心里的尴尬更是难言:仿佛两个女人在同一张床上做爱,相互在比叫床的声音和能耐,暗暗较着劲儿……更有一次,就在对方将要冲顶时,我突然听见令人毛骨耸然的“啊”的一声,紧接着便传来一声紧似一声的哭泣声。这突然的变故令我一下子从热火朝天坠入了冰冷的寒窖。就在此时,我感觉刚才还很顺畅的地方不对劲了,而且翟杰也停止了,睁开眼睛,他满脸惊讶地看着我:“怎么回事,我被你‘咬上了,动不了了。”他边说边用力往外抽,这次,我也明显感觉到那里“咬”得很紧。惊慌中我扯掉耳塞,不知过了多久,随着精神的缓和才解除了危机。我悄悄看了下翟杰,虽然总算是滑出了我体外,可逃出了“虎口”的他已伤痕累累。

D

这次意外之后,这种性爱方式让我再也感觉不到美妙,只感到不可理喻的厌恶和屈辱。我拒绝再参与这种游戏。令我想不到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手机里别的女人快慰的呻吟己经成为翟杰性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内容,面对活色生香的我,他的冲动反倒在一点点衰退,他的注意力己经被手机里声音牢牢吸引,就像一个中了毒瘾的人,再也离不开这种精神鸦片。

翟杰的这种迷恋让我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大受伤害,好几次我忍无可忍,强行让他关机,他竟然又恢复了“微软”面目。我想,通过合适的自我调节,这种状况会慢慢改变的,我不相信自己真的那样激不起翟杰的兴趣。

这种不愠不火的性爱延续了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翟杰说为了上网方便,将电脑搬进了卧室。那天晚上,他先是和别人聊天,后来竟看起了A片,看着看着,他连电脑都没关就向我索要。这场性爱来得太突然,可看到他破天荒地没有用手机却已成昂然之势,我也全心身地配合。于是,在电脑的激情燃烧下,我们很快融为了一体。

完事后,翟杰去了沐浴间,我打扫卫生时才发觉不对:A片怎么才短短十来分钟就完了呀?仔细一看,天!这哪是A片,分明就是视频!

一想到自己刚才的一举一动全通过视频让别人瞧了个透,我一下子透心凉:如果说那边把刚才的一切录制下来在网上播发,别人会如何看待?或者说利用隐私敲诈闹得满城风雨,我岂不成了淫妇荡女,还有什么脸面对亲友同事?……

气愤中我一把扯掉视频,发疯似地冲进洗手间,把翟杰拽了出来:“你太得寸进尺了,这种事也能让别人看的么!”可他却见怪不怪地反驳:“不就视频嘛,你不见刚才他们也在忙乎,更何况彼此早就约好的……”“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吧!”我恨恨地打断他的话。

不由分说地把翟杰的枕头被子扔到客厅,关上门我已泪如雨下,我后悔当初不该纵容他用这种饮鸠止渴的不正常方法寻找性的快乐,自始自终,我和翟杰走上的是一条错误的性爱之路……

专家点评:

通过电话与网络传递性爱语音和画面获得性爱的满足,这种“虚拟性爱”是信息时代新生代性爱的“怪胎”,虽然可以获得感情和性的满足,但作为一种新时代发展的产物,很多人却因运用不当而惨遭爱情婚姻的滑铁卢。

而用这种方式“助性”,的确是一个新点子,如果双方守信可皆大欢喜,但也不排除所遇非人留下的隐患,毕竟网络的虚拟更增加了邪恶的隐匿性。那么,如果性侣有此癖好另一方应该怎么办?首先,做为夫妻灵与肉交融的性毕竟是很隐私的,容不得任何人“参与”,一旦发现,哪怕是偶然的好奇,也要坚决阻止另一方的做法;其次,冷静地分析和认识自己婚姻或性生活中的不如意,然后通过坦诚交流,以尊重双方为原则达成共识;帮助喜爱者充分认识和重视虚拟性爱对婚姻的危害性等,及时终止这种错误的性爱方式,同时注意在关键时刻转移其注意力,杜绝习惯形成。必要时可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

可见,对“虚拟”性爱,人人要保持清醒的认识:它虽说适用于分居两地的情侣和夫妻间使用,通过电话或网络调情,能消除伴侣不在身边的孤独感,缓解性压抑,增进感情。但如果是发生在陌生人之间,这种非传统性爱方式无疑是夫妻寻找婚外刺激的一种另类表现方式。也可以这样说,这其实是一种精神出轨,如果任其发展,一旦发展到现实生活中,必成为家庭破裂的导火索。

责编:古道yxr_gudao@126.com

上一篇:打死不能嫁的九种男人

下一篇:午夜迷离,到天堂寻找情梦的温床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