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爱人坊 > 文章 当前位置: 爱人坊 > 文章

午夜迷离,到天堂寻找情梦的温床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遥 夜

终于,一声清脆的玻璃碎,我闭上双眼,这样,便可以谁也不看。或许,睡去的梦中可以寻到温暖的怀抱。

1

新婚夜,乳色的灯光静静地泻下,卧室的每一处都罩了层朦胧的色彩。

洁白的床单上,我静静地望着胸前翕动着的“新婚之禧”的辐条,心中丝丝地悸动。抬起头,迎上林之然满是焦灼的目光,那里盈满了柔情,像四月里漫溢的春水。

他开始轻轻地脱我的婚纱,轻轻脱,慢慢脱,像是把我的身体一层层地剥出来。他再把我缓缓地放倒,整个身体向我压来,我心中还是燃起了一个小火苗,随着他继续的动作,那火苗便烧得旺起来,跳起来。

林之然却突然停下,他的全部重量从我身体上消失时,我的身心变得虚无。燃烧在体内的火渐渐地熄灭,再冷却,冻结。

林之然在床边摆上了画架,他全神贯注地画我。我只静静地躺着,看他一笔一笔地涂抹。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停下画笔,为我赤裸的身体披上一袭轻纱,我问,是在画我的美,还是我的纯?

类似的情景在婚前也曾有过,那夜我终于问林之然,你,难道不行?他沉沉地低下头,久久地沉默。

之后,我依然做他的人体模特,一如依然做他的妻子。每每画我时,他的眼里仍闪动着焦灼,偶尔也还会说几声爱我,可是,我的心里却再泛不起一丝涟漪,涌不上半点感动。

有时,我也这样想,嫁林之然没错,他有我花三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不该再有抱怨。只是这死一般寂静的生活过于寂寥。

寂寥中,我渴望喧嚣。那样,我年轻的灵魂可以狂舞。

“紫色依人”迪厅,我邂逅一个叫宁远的歌手。第一次听他的摇滚,我的心底便冲动起汩汩的欲望。宁远喊完一首摇滚后,向台下喊:“美女!要小星星吗?要一闪一闪的小星星吗?”台下立即涌起声声回应。

“我把它们挂了个满天,只是为你!”喊这句时,他的眼睛直直望向了我。

我赶忙收回与他交接的眸子,轻啜一口杯中的红酒,瞬间身体便微微地热起,再而一团小火噼噼啪啪地燃烧。

轰乱的台下,我还是悄悄地退离。街道冷冷的风中,我良久地伫立。我情愿这冷冷的风吹散我体内所有的燥热。深蓝的夜空中,正闪烁着无数的星斗,颗颗都像要诉说着什么。我轻声呢喃:都是为我,颗颗都是为我……

雇佣司机却已向我频频挥手,我悻悻地上车,当目及迪厅流光璀璨的招牌,忽地,心里荡起丝丝的欣喜。

那夜,幽暗狭长的画廊里,我为林之然表演了轻舞。

我身着性感的黑皮内衣,手中轻扯一只洁白的轻纱。我扭动着自己曼妙的身躯,一件件地将内衣慢慢地褪下,飞甩,再而扯动轻纱,那轻纱便像一条不安分的蛇,时而擦过我饱满的双胸,时而忽现下身的隐秘……

终于,林之然微笑着叫停,他温柔地问我:紫依,你又有什么不满?

我小鸟依人般偎向他的怀抱,我说,我只是想要。他的脸立刻泛上冰霜,搭在我肩上的手也微微地抖起。我继续说,一个迪厅的名字叫“紫色依人”,紫依只是想要它。

林之然到底爱我,我很容易得到了迪厅。夜里,我在床上想迪厅中的宁远。想着他清晰的脸部轮廓,想着上面生长着的青色的胡茬。不些时,身体洞开一个小口,潺潺地流出一些迷幻物质。宁远赫然站立在我的面前,我只轻轻对他一笑,他便迫不及待地扑来。他扯碎我的衣衫,刺人的胡茬擦过我的胸,我的脸。我迷离着双眼享受他在我身上放肆的揉搓,再而是他凶猛的前进。我嘤嘤地闷哼,期待下一时刻的凌飞。

清晨,当我看到床单上漉漉的湿痕,方知一场春梦。转而想到那个梦中的男子,嘴角漾起一抹羞涩的笑。

3

除却给林之然做人体模特,我麻醉于有宁远的世界。

听他的摇滚时,我用眸子和他亲密地私语。我坐在离他最近的座子上,每每四目交接,都能碰撞出电人的火花,噼噼啪啪地作响。渐渐地,他的眼睛开始游移在我撩人的胸,性感的腿。

他的每一个眼神都是侵犯,他的每一声低喊都是撩拨。而我,越发等不及。

可还是等待好久,暖暖的春风把柳棉都吹得漫天轻舞,我和宁远还从未真正相对。过去的一个季节里,每一次宁远表演结束的刹那,我都悄悄退离。只是,午夜街道的风不再能够吹散我的灼热,那灼热就像鼓动的岩浆,只要宁远稍稍地放纵,它便可以在我的身体里肆虐奔涌。

一个午夜,宁远总算追了出来。或许,我们再不需要多余的言语,两个灼热的身体马上交叠,相互索取。他的手穿破层层的阻隔探入我的胸间,那里瞬间双双弹起。当一个硬物顶上我的身体,我一遍遍地在他耳边轻吟的,是我的手机号码。

宁远大抵想不到。我才重复三遍。他便被几个男人按倒在地,随之即到的是纷乱的拳脚。当无力站起的他无助地望我时,我回之一抹弯弯的笑。只希冀宁远理解我所作的一切,在林之然铜墙铁壁般自私的爱下,这已是我用心良苦的安排。我心口不一地大骂宁远流氓,心里却信誓旦旦:亲爱的,我定补偿你。

那次后,林之然在我身边增加了打手,我不叫不闹,只对林之然说了声,对不起。

整整半个月,我情愿困在画廊里,为我的丈夫展露我身体的每一处美丽。可一向视艺术为生命的他只画了我七天便匆匆出去,接下的七天一次也没有回。

多嘴的阿姨说林之然常去一些灯红酒绿多嘴的地方,我狠狠抽了她一记耳光,或许,她确实说错了话。

第十五夜,我把梯子架上四米高的围墙,爬上去再轻轻一纵身体,便坠入宁远温暖的怀抱。

宁远把我领到一间出租屋,他狂野地占有了我。当他闯入我的身体,一阵急剧的痛使我从未有过的充实。一张小床吱吱唧唧地轻响,两个生命同一旋律地呼吸,我感动得滴下晶莹的眼泪,双臂箍住宁远的脖子,紧紧。

云雨歇止,床单上盛开朵朵红罂粟。宁远却一阵狂笑,这是对林之然的鄙夷,还是对我的珍惜?我狠劲咬上他的肩膀,他杀猪一般的嚎叫,我松开嘴,用手轻轻抚着刚刚留下的血痕,喃喃轻说:请你珍惜,珍惜我。

4

可是我却看错了宁远,他对我的痴迷只有一个月。而即便这点痴迷,也只限我妖娆的身体,像极所有负心的男子。

像极所有受伤的女人,面对新欢的冷淡,我想到曾对我千依百顺的丈夫。

当宁远痞子一样嘲笑我没拿一分钱便选择出走时,我又选择了回归。

午夜,我终于回到久违的庭院,望着楼上闪烁的明灯,我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

真的,林之然确实爱我,我即便犯再大的错,他房间的灯也一定长明不灭,那是他在等我。我匆匆行走,林之然的房中却传出粗粗的喘息。我不假思索地推门,林之然正趴在一个女人的身上纵横驰骋。

啊?不是他不行!忽地,成千上万个问号在脑中飞速旋转,胸中所有气血急剧上涌,也许这些天过于心疲,我没来得及问个所以,便晕倒在地。

醒来后,林之然生生地跪在床下,对我解释了一切。

他说他在欧洲的画展之所以成功,靠的全是以我做人体模特的作品。我问,处女的美,处女的纯?他沉沉地低下头,久久沉默。

我站起身子,歇斯底里地狂笑,我狂笑着说,我不纯,我出走了一个月,还怎么纯……

这天,林之然却做了一次真正的男人,他把我洁白的衣衫扯烂,粗暴地吻遍我的每一寸肌肤。之后,他低呼了很多声的对不起。最后的一声,他说,对不起,我爱你——最爱你!

5

我换上了新婚时那袭洁白的婚纱,空调的风吹来,红底金字的“新婚之禧”的辐条依然翕动。

我一边轻啜撒满毒药的红酒,一边凝望在新房中第一次过夜的丈夫。在他均匀宁静的鼻息中,我的意识渐渐地朦胧。

我的眼前模糊地出现曾说为我挂了满天星斗的宁远,我对他说,其实这样一杯毒酒,倘若当初你忘掉我的手机号码,我那时便会从容地喝下。宁远听完,依然痞子一样咒骂着离开。

我的眼前又忽闪起林之然满是焦灼的双眼,我说,起初我有过动人的——鸳鸯蝴蝶梦。

终于,一声清脆的玻璃碎,我闭上双眼,这样,便可以谁也不看。或许,睡去的梦中可以寻到温暖的怀抱。

我喜欢在那里,长醉不醒。

责编:橘子州

上一篇:今夜 我的床戏在直播……

下一篇:欲望之海 我是那个弄丢了桨的渡者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