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爱人坊 > 文章 当前位置: 爱人坊 > 文章

欲望之海 我是那个弄丢了桨的渡者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璐 娜 福娃妮子

口述:璐娜 署名:福娃妮子

我的卧室彻底暴露在B幢17楼那户人家阳台的视线里。天啊,那个男人看我的裸体有多长时间了?我一下抓起床单挡住了自己。疏忽间被一个陌生男子窥见了我的隐秘,羞辱和惶恐让我只想哭。

大学毕业后我进了姐姐名下的一家商业公司,第二年姐姐移民去了加拿大,将公司交给我。

在我的悉心经营下公司越做越大,就在我的事业蒸蒸日上时,却在出差回来的一天,当场撞见丈夫和一个女孩纠缠在床上。

直到这时,被蒙在鼓里的我才知道丈夫早已背叛了我。伤心之余,我不顾丈夫苦苦哀求,毅然提出离婚。

离婚后我非常失落,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空虚让我倍受折磨。白天我还可以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到了晚上却无论如何也排解不了身体的寂寞。

我常常自恋狂般地对着镜子注视自己姣好的容颜,直至脱得身无寸缕,在幽暗的灯光下抚慰自己的身体,听它发出孤独无助的呐喊。

某晚我自慰结束香汗淋漓,就光着身子沉沉睡去。第二日周末,上午九时许我被凉风吹醒,落地窗帘未拉严,被风吹开,我一丝不挂,阳光洒满我全身。突然我发现对面17楼的落地阳台上站着个潇洒英俊的男子,他戴着墨镜,默默地抽着烟,正向我这边张望。

我的卧室彻底暴露在B幢17楼那户人家阳台的视线里。天啊,那个男人看我的裸体有多长时间了?我一下抓起床单挡住了自己。疏忽间被一个陌生男子窥见了我的隐秘,羞辱和惶恐让我只想哭。

潜意识里,我又很喜欢美男暗中欣赏我身体的感觉。第二天起床后,我干脆赤裸身体在室内走动,我慢慢洗漱,然后蓄上一缸热水,再洒点熏衣草香精,泡在浴缸里,看着氤氲的水雾升腾。

沐浴完,我随意地洒了些香水,这时,我看见对面那男子的头明显抬了抬,仿佛在嗅着什么。显然,过堂风把香味传送过去了。

这种暧昧的试探和好长的诱惑一段时间内在我的心里波涛暗涌,令我欲罢不能。

日子一长,我发现我变了,变得不再以别人偷见到自己的身体为耻。甚至在公司淋浴房沐浴完后,我也并不急于穿衣,裸着身体故意在淋浴房与更衣室之间的一条通道上走来走去,慢吞吞地弄着头发或化妆,引得同事员工窃窃笑语。

一天上午10点钟的光景,我沐浴完裸着身体坐在梳妆台前梳头发,对面戴着墨镜的美男照例出现在阳台上。

突然,他冲我喊了一声:“嗨!小姐,你们那幢楼有股天然气的味道。”我披了件睡衣冲到阳台,鼻腔里一股浓浓的天然气直扑肺管,我急忙返身拨通了110。

如果不是戴墨镜男子及时发现,我可能已经裸体葬身火海了。第二天,通过物管住户查询,我决定亲自登门道谢,顺便目睹他神秘的脸庞,强烈好奇心令我难以顾及矜持。

然而,近距离接触出乎我意料的是,墨镜男子竟是盲人,前年被查出头部有癌导致双眼失明,最多恐怕只能存活两年。

他视觉受损了,嗅觉尤其敏感,因为妹妹搞化妆品和服饰营销,所以他对我洒的香水非常敏感,他能隔着阳台准确判断出我用的夏奈尔、可可、CK ONE、兰蔻、千金紫藤等品牌。

揭开墨镜美男的“面纱”,我无比失落,是他勾起我暴露的欲望,可他却根本没能力窥视到我的裸体。惟有替自己愤懑不平,但我不甘心,渴望让肌肤脱离束缚向外伸展。

进入夏季,我想露的欲念越来越强烈,不论穿着连衣裙上街购物,闲逛,皆是空装,我觉得那种感觉特别舒服,还隐隐觉得蛮刺激蛮新奇。接下去,我发现我想露的欲望已远不止室内,我越来越想在众人面前展示我迷人的胴体。

七月中旬,公司业务进入淡季,平日忙碌无闲的我可以短暂歇息,赴法国参加为期15天的自由人旅游。

在欧洲,有上百个天体浴场,阿德格角天体浴场最负盛名,它像磁场一样吸引着我。在那里,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人种彼此赤裸相见,我的身体在浴场同那些西方女子相比丝毫也不逊色,我饱受了不少羡慕的目光。

浪漫的法国之行,淋漓尽致地发挥了我的裸欲。意犹未尽地回到公司,我向MSN中 新结识的好友Rose倾诉隐私,她是另一家美资公司的中层领导,类似的背景和职场压力,让我俩有很多共同语言。

我绘声绘色地描述天体Party,表达自己释放露光的快感,Rose居然说她同样喜欢享受露体,平常都会裸睡。

那日和Rose闲聊,她神秘诡异地告诉我,酒吧一条街上的“亨瑟特酒吧”里正组织阳光少年与成熟女性的裸体聚会,对象全是在校读书的大学生,单纯青春,多数可能是处男。

处男?这句话一下打动了我,与前夫离婚的我认定成年男子内质龌龊,相反越来越欣赏关注那些未涉世事的少年。有时我把自己暴露无遗,看着电脑屏幕里一些少年美男的图片自慰,联想他们结实阳刚春意萌动的体型,快乐会如决堤的水任意泻流。

夜晚,Rose的 车子停在离亨瑟特酒吧一米远的地方,那边早已停了六七辆中档汽车,估计是像我俩这样成熟女性驾驶过来的。临进门前,Rose体贴地替我整理了戴在脸上的面具。

随着木质门的轻轻开启,我眼前豁然出现了十几个赤祼的身体。透过一张张表情呆板的面具上的眼洞,我看到了无数双欲望燃烧的眼睛,我 和Rose似两条光滑的鱼游走人群里寻觅满意目标,所谓裸体聚会说白了是让富太白领交付 会员费让对方提供性交易。

我害怕堕落,心里有点排斥这样发展。刚准备转身离开,却被角落里那美如雕塑的少年身体吸引,他柔软的发、犹如花瓣的唇,令人难舍。会长看到我犹豫的表情心领神会,没过一会就把那少年领来,还掏出学生证给我看,证明他绝非冒充年龄。

我和男孩在酒店度过了销魂逍遥的一夜。从他青涩的表现看,他虽然不能肯定真的是处男,但肯定没有什么经验。在我指引下,男孩的嘴唇像暴风雨般阵阵落来,一直吻到我像烛光一样滚烫的隐处,任凭我的激情爆炸得四处纷飞。整夜,我都迷醉于他年轻的身体,直到天明才搂着他沉沉睡去。

梦醒出门,Rose已经伫立酒店门口等我了,而她脸上也显得分外红润妖娆,分明也是昨晚享受过聚会的特殊服务,我们不觉相视一笑。

就这样,我频繁地跟随Rose参加裸体聚会,过足糜烂的生活。白天我是公司老总,把事业打理井井有条,晚上我却是为人所不耻的荡妇,和英俊少年过夜,用身体换身体。所幸我一直把这秘密保守得很好,只有Rose一人知道,而且她不是我们公司的,应该威胁不了我的形象地位。

半年过去,姐姐通电话给我觉得我应该和公司副总安瑞恋爱。

在我离婚前后的那段时间,公司事务一度曾陷入混乱。副总带了几名骨干和一批老客户跳槽去了我们的竞争对手横泽公司那边,很多生意被他们抢走。焦头烂额的我狂躁得不行,幸亏财务部经理安瑞及时站出来,一般情况都沉默寡言的他在此刻 展示了非凡才能,帮我迅速稳住局面。我趁机任命安瑞为公司副总。

安瑞是公司元老,妻子早年去世。据说他一直暗恋我姐,对我管理公司不放心,千叮咛万嘱托请他照顾我,关键时刻他果然力挽狂澜。通过这事,我也对安瑞产生点点好感,远在国外的姐姐察觉后也想极力促成我和安瑞的姻缘。

我们正式共处了解,他细心周到的关怀、无微不至的体贴令我感动,重新唤醒我对成熟男人的情思,渐渐地他俘获了我的芳心,让我对家庭生活又突生新的期待。

为把握这份感情,我不得不戒掉以前想露就要露,迷恋阳光少年裸体的荒淫习惯,努力回到正常生活中。可怕的是,由于习惯声色放浪、自由无拘的暴露,我的身体已经被乱欲所控制,多少有点不适应,竟怀念不穿衣服穿梭聚会场所的日子。

某日黄昏,我正给员工开会,手机忽然响了,电话是Rose打来的。她说裸体聚会将取消,会长听闻酒吧街查巡严紧,害怕大肆张扬惹祸端,秘密地点转去郊区,她要我下班一起去新场地逛逛摸实情况。

我暗暗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和安瑞过正常生活,再不能这样下去了。

陪Rose抵达裸体聚会新址,我热得汗流浃背,居然大伙都露营在一座小山脚下,确实够隐蔽。Rose累了,搂抱某男孩钻进帐篷,我用丰盈的身体包裹完十八九岁左右的一个男孩后,睡意全无,精液汗汁粘得我发慌难受,想方设法要扫净身体以及心灵。

于是,我独自翻过一座小山丘,听到小河流水潺潺之声,我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跳进河里,任河水温柔抚慰我的身体,我幸福地闭上双眼,根本没顾及一场灾难已降临……

施暴者是个变态的恶魔,不仅强奸了我,还用铁丝乱捅已昏迷的我,又用铁棍狠击我的腿。办案人员审问他为何这样残暴时,他竟说:“谁叫她光着身子勾引人啊,皮肤那样白,我非打折这狐狸精的腿才解恨。”

曾多次作案的变态色魔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我却残了一条腿,而且将永远无生育能力。安瑞知道了我的事情,带着伤心绝望离开公司。不明白怎么搞的,公司上下都清楚我参加露体聚会勾搭青少年的丑事,还有人看到我和阳光少年们纠缠的图片,张张除去了面具。姐姐气愤之余,也和我断绝关系。

没有了安瑞的掌舵,公司账目又连续出现问题,一夜间陷入瘫痪。我因这些突如其来的各种打击彻底昏倒了。

死撑了三个多月,我的公司被竞争对手横泽公司收购兼并,在签字仪式的人群中,我竟然看到了Rose,她正谄媚地笑着和横泽公司老总说话。这时我才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一切都是精心布置的陷阱,去除我最得力的帮手,同时将暗地里拍的图片散布到我公司内部,以彻底毁坏我在公司形象断我后路。

我一边对横泽采取的卑鄙手段恨得咬牙切齿,一边为自己所作所为愧疚,无地自容的罪恶感折磨着我。我没脸再呆在这个城市,只好躲闪到陌生的地方疗伤。

每当想起从热衷裸露开始带引我放纵生理欲望的日子,我内心就会充满恐惧和懊悔,终于相信原来万恶“露”为首。现在,我只能提醒都市女性,做任何事情前望三思而慎行!

(责任编辑 花掩月 xuxi2266@sohu.com)

上一篇:午夜迷离,到天堂寻找情梦的温床

下一篇:守在春暖花开的路上 等你红杏出墙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