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与人生 > 文章 当前位置: 文学与人生 > 文章

难念的经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作者简介:赵剑云,女,1981年出生于甘肃。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创作涉及小说、散文等多种文体。主要作品有《阳光飘香》、《多多的幸福花园》等。获多种奖项。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班。

这是晚上九点半,超市里顾客很少,韩小茹有气无力地趴在柜台上,抠着指甲里的一点小污垢。她手边的手机一直在持续不断地响着,电话是韩小茹的丈夫王德子打来的,韩小茹用一种很冷漠的目光注视着闪亮的手机屏幕,是的,她不想接丈夫的电话,因为她刚才已经压掉了无数次的电话,她此刻连压电话的劲头都没有了。

可是,打电话的是屡打屡败,接电话的却是越压越火。谁都知道,这对夫妻肯定是吵架了。

韩小茹再次迅速压掉电话的时候,她的眉头是紧锁的,确切地说,她嘴里还嘟囔了一句只有她自己能听见的话:“废物!”然而,电话挂断后不到一秒钟,又响起来了。韩小茹这次没有压电话,而是很果断地关掉了手机,她不想再听见王德子的声音,是的,一点都不想,她要为她白天挨的那一巴掌讨个说法,她觉得王德子今天肯定是吃错药了!

韩小茹正如她的普通名字一样,是个长相普通,身材普通,当然生活也普通的女人。虽然在现实中那些什么都普通的“丑小丫”往往也能阴差阳错地嫁个好夫婿,摇身一变成凤凰,就像韩小茹的姐姐韩小萍,她甚至长得比韩小茹还普通一点,可是她嫁了个大款老公,现在穿金戴银的。

可是同是一娘所生,韩小茹就没有姐姐的命好,她大专毕业,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最后只能在一家超市当收银员,虽是自由恋爱结婚,可是老公王德子的条件的确很寒酸。王德子在一家电子玩具厂当车间主任,工资虽然不高,可是天天加班,难得有空闲。

韩小茹和王德子结婚两年了,他们一直住在王德子父亲分下的两居室里,一间王德子父亲住,一间她们夫妻住,王德子的妈很多年前就去世了。公公还有一份退休工资贴补生活,韩小茹婚后的日子应该用平淡或者用朴素的温馨来形容。

可是韩小茹现在的生活变得一塌糊涂,这事还得从上个月的第二个周末说起。

那天韩小茹像往常一样,下班后去菜市场买菜,洗碗,做饭,如果说和平时有什么不同之处,那就是韩小茹的生活节奏慢了那么半拍。她在菜市场精心地挑了一斤西兰花,一斤小白菜,又买了半斤鸡小腿。韩小茹哼着歌回到家,这几天公公去了王德子的妹妹那儿,家里不免有点冷清。韩小茹做了红烧辣子鸡,还吵了一盘醋熘小白菜。

刚做好,王德子下班回来了。

他们有说有笑地吃了饭,韩小茹去洗碗,王德子收拾桌子。一切停当后,便到了他们每天晚上最休闲的时刻,那就是看电视。看电视的时候,韩小茹的手也没闲着,她还在给王德子织一件深灰色毛衣。王德子的手也没闲着,他的手很有节奏地拍着老婆的肩膀。如果有第三只眼睛看他们的生活,一定会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对很恩爱的小夫妻。

“行了,别拍了,刚吃过饭,肯定有什么好事吧?”

“你太聪明了,老婆,我明天发工资!”王德子说。王德子说的时候故意把声音拉长了。

韩小茹一听发工资,她停下手里的活,往王德子身边凑了凑,眼神很暧昧地看了丈夫一眼,王德子用手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不得了,财迷得绿眼睛又露出来了!”

“讨厌!”韩小茹撒着娇,往王德子的怀里钻着。王德子的胳膊将韩小茹包围了起来。

“老公,你知道这个月的工资有多少吗?”

“谁知道,应该和上个月差不多吧!”

“老公,你答应过人家,要给我买珍珠项链的!”

“好好好,到时候你自己挑,我的好老婆!”

王德子答应着,他毛扎扎的胡子茬在韩小茹的脸蛋上使劲扎了一下。

“哎哟,你弄疼我了!”

就这在美好的、充满祥和的时刻,韩小茹突然大叫了起来。

“老鼠,老鼠……”

电视柜下,钻出一只黑色的小老鼠,它扭头看了一眼这对恩爱夫妻,像是在示威似的,甩着它细长的尾巴,风一样就不见了。

韩小茹怪叫着,像受惊的小鹿一样钻进了王德子的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王德子也看见了,他急忙挣脱韩小茹,跳起来,急忙让韩小茹把住客厅的门,他跑去拿拖把。可是韩小茹的怪叫还在持续,她怎么敢一个人呆着呢!她眼泪汪汪地非要跟着王德子一起去拿拖把。

王德子吼了一声:“怕什么!不就是只老鼠吗,又不是狼,还能把你吃了?”

韩小茹愣了一下,就心惊胆战地守在客厅门口。

王德子不到一秒钟的工夫拿来了拖把,他把客厅的犄角旮旯捣翻了天,几乎满头大汗了,可是没有那只老鼠的影子。

夫妻俩再也没有心思看电视,他们把客厅中的家具包括拖鞋都翻找了一遍,老鼠还是没有出现。直到夜里十二点,他们才小心翼翼地关好卫生间、厨房以及王德子父亲的房门,筋疲力尽地躺到床上。

刚躺下,王德子的长胳膊已经把韩小茹搂在了怀里,韩小茹闪电般地突然坐起来,她央求王德子陪她去,王德子以为她要去上卫生间,就笑韩小茹是胆小鬼。

可是韩小茹并不是去上卫生间,她是去客厅的茶几下面放瓜子,王德子本来想问,被韩小茹的“嘘”声制止了。

到了卧室,韩小茹才喘口气说:“听说,老鼠最喜欢吃瓜子,如果明天那些瓜子少了,或者没了,说明老鼠还在我们家!”

王德子说:“好了,睡觉吧,老鼠不会再来了!”

第二天下午下班,王德子一进门就兴冲冲喊:“小茹,小茹……”

没想到,韩小茹却站在过道里发呆。原来韩小茹不敢进任何一间屋子。王德子看着老婆的可怜样,就拉着她的手,进了客厅,然后把工资重重地往韩小茹手里一放,可是韩小茹现在哪有心情数钱,她早已趴到地上数茶几下面的瓜子了。

“瓜子好像少了很多。”韩小茹认真核对后,得出了令她沮丧的结论。

王德子知道,如果不把那只该死的老鼠找到,韩小茹的心是放不下来的。

王德子让韩小茹简单弄点饭,他去找老鼠。

王德子这次把阳台上的一些旧物全都翻找了一遍,那些旧物都是他妈生前用过的,父亲王老汉舍不得丢,王德子翻着翻着,翻出了一件枣红色的呢子大衣。

这件大衣是母亲生前最爱穿的。母亲一生节俭惯了,能穿出去的衣服也少得可怜。王德子忘记了找老鼠的大事,他抚摩着大衣,突然心里一酸,母亲的许多往事一件件在脑子里闪出来,王德子就在傍晚的余晖中,发起了呆,直到韩小茹喊吃饭,他才回过神来。

吃饭的时候,王德子一声不吭,韩小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这顿晚饭是他们结婚以来吃得最漫长的一次,王德子的脑袋里挂着母亲的那件旧衣服,韩小茹的心里想的是去市场买个老鼠夹子。

快吃完的时候,王德子扒着碗里不多的几粒大米,才发现韩小茹正在盯着他,他咳嗽了几声,这一咳嗽,韩小茹说:“吃完了吗,吃完了,我们接着找,我就不信,这老鼠还能长了翅膀?”

王德子却不想动。

他慢吞吞地说:“累了一天,歇会儿再找吧!”

韩小茹瞪了他一眼,嘴里半天吐出一句话:“你就这么凑合吧……”

王德子嘴巴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他慢慢起身去洗手间拿了拖把,拖着拖鞋,吧嗒吧嗒地去了阳台,继续翻找老鼠。

韩小茹迅速地洗了碗,也投入到了翻箱倒柜中。

他们又找了一个晚上,还是一无所获。

第二天,两口子下班后,在附近的小餐馆里各吃了一碗蛋炒饭,吃饭的时候,他们在讨论着关于老鼠会不会去其他屋子的事。他们还打算把所有的地方都找一遍,说实话,这世上,几乎没有老鼠去不了的地方。

没想到,他们一回家,就见家里的门敞开着,里面有电视的声音传出来。

韩小茹嘴里嘟囔着:“老鼠肯定是在门开着的时候跑进家里的。”

王德子知道,是他父亲回来了。

韩小茹第一个冲进门,她看见屋子里所有房间的门都大开着。

王老汉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冰块。

“爸,你怎么把门都打开了?”韩小茹极力地克制着自己。

“我觉得闷得慌,想透透气。”

韩小茹急忙把每扇门都关上,她关上后才发现自己笨死了,因为现在关也是白关,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王德子却不管这些:“爸,你还没吃饭吧,怎么吃起冰来了?”

“牙疼!”

“牙疼得吃药。你吃药了吗?”

“吃药没用。”王老汉含糊地说。

韩小茹急忙给公公做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王德子随便和父亲聊了几句后,就去了翻找他们的卧室了。

一晚上找下来,又是一无所获。

夜里,夫妻俩再次分析老鼠可能藏身的种种地方,一直分析到半夜,每分析一个地方,他们会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地从床上爬起来,直奔过去。可是老鼠像穿了隐身衣一样,全无踪迹。

第二天是周末,早上一起床,王德子看见父亲就在屋子里转悠。原来王老汉牙疼得一夜没睡。

王德子让韩小茹在家收拾残局,他带父亲去医院。

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子,韩小茹突然很想哭,她极力忍着眼泪,收拾起那些被打乱了生活。

中午王德子和他父亲回来了,韩小茹做的是米饭,炒了几个菜,一个青椒炒肉丝,一个是辣子鸡丁,还有一个家常豆腐。没想到,王德子看见桌子上的菜后,大发雷霆。

“你知道我爸牙疼,为什么每个菜里都放辣子?你是成心的是不是!”

韩小茹也气炸了:“我就是成心的!怎么着?”

“啪……”一巴掌落到了韩小茹的脸上。

那一巴掌把三个人都打愣了,半晌工夫,没有人说话。

“混账东西,你怎么打小茹!”王老汉的巴掌落到了王德子的脸上。

韩小茹这才反应过来,她仇视着王德子,迅速拿起手提包冲出了门外。

看着媳妇跑出去,王老汉重重地叹了口气。他原本以为自己扇王德子后,媳妇儿就解气了,这个事情就算了了,没想到韩小茹还是走了。

“混账东西,快去追啊!”

王德子没有动。他虽然已经后悔了,可是他不想此刻去追韩小茹。他知道这次事情闹大了,这是他结婚以来第一次动手,韩小茹一定恨死他了。

王德子想,这都怪那只可恶的老鼠,几天工夫,把大家的心都弄糟了。

韩小茹冲出家门,她满肚子的委屈,满脸的泪水,她背对着行人,面对着一堵红墙,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哭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韩小茹一个人站在大街上发起了呆,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她一抬头,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姐姐韩小萍家附近。

韩小茹决定去看看姐姐。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的争吵声和小孩子的哭声。韩小茹本来想敲门,可是半天手伸不起来。

韩小茹走下楼,在花园里坐了一会。争吵声隐约间传来。韩小茹似乎听到了姐姐的哭声,她犹豫再三,决定进去劝劝他们。

门是姐夫开的,看见韩小茹,姐夫脸上愤怒的肌肉立刻堆上嘴角,咧开嘴笑了笑。韩小茹四顾寻找姐姐,终于在卧室门边她看到了姐姐瘦弱的身影,姐姐靠在那里,低声抽泣着。

韩小茹喊了声:“姐……”

韩小萍这才转过头来,匆匆擦掉泪水。看到姐姐的泪水,想起自己刚刚擦去的眼泪,韩小茹的心像针扎一样疼。为什么哭泣的总是女人呢?

韩小萍止住了哭,哽咽地问:“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

韩小茹还没有回答,就见四岁的小外甥女容容可怜兮兮地扑了过来。

“小姨,妈妈哭了,妈妈哭了……”

姐夫很识趣地去了楼下买吃的。

韩小茹这才知道,今天没有吃饭的不光是她,还有这一家子。

到底为什么吵架呢?

用韩小萍的一句话可以说明白,姐夫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韩小茹抱起容容,说:“告诉小姨,你想吃什么?”

容容一听,立刻忘记了哭泣,眼睛睁得大大的:“小姨,你会做什么好吃的?”

韩小茹说:“小姨什么都会做。容容想吃什么呢?”

“真的吗,那我想吃炸鸡腿!”

韩小茹说:“好吧,你去那边玩,小姨这就去给你做。”

容容兴奋地拍着手,去玩她的芭比娃娃了。

韩小茹让姐姐躺下休息一会儿,她拿了把笤帚,打扫着满地被摔碎的东西。打扫完,韩小茹又穿上围裙,打开冰箱,立刻傻了眼,冰箱里空空如也,看来姐姐和姐夫已经闹了有一阵子了。

韩小茹给姐夫打电话,让他买些肉和米,还有给容容买些吃的。

放下电话,韩小萍说:“他要跟我离婚,他外面有了个女人,他说那个女的是个大学生。他还说,他们才是真的爱情,以前和我结婚是凑合着的。你说我和容容怎么办!”

韩小萍说着又抹起了眼泪。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韩小茹给姐姐拿了湿毛巾,她让姐姐先平静一下,她说总会有办法的,而她的心却像五味瓶一样。

韩小萍说她也想好了,如果实在没办法了,她就以死相逼。

俩人正聊着,姐夫提着大包小包进来了。

韩小萍看见丈夫,转身就进了卧室,倒是容容看到那么多好吃的,高兴地拍着小手迎了过去。

韩小茹用微波炉热了一下姐夫买来的几个菜。菜香立刻弥漫开来。

吃饭的时候,姐夫在看电视,他说他在外面吃过了。韩小茹和容容都吃了不少,可韩小萍就吃了几口。

正在吃饭的时候,韩小茹的电话响了。

电话是王德子打的。韩小茹没接,她起身说:“我得走了,今天我得上晚班。”

从姐姐家出来,街上已起了风。韩小茹站在风中,又哭了一场。

韩小茹哭完,心情平和了许多,她在去上班的路上给她妈打了个电话,她说王德子出差了,家里就她一个人,她想回家住几天。她妈在电话里还抱怨道,要是二女婿不出差你都不知道回来了。

韩小茹笑了,她知道,她父母对她现在有意见。她姐姐韩小萍虽然也不常回家,可是回去总是时不时地给钱给物,而她不但不能给钱,还经常从娘家往婆家拿东西。

韩小茹走到超市门口,远远就看见了垂头丧气的王德子正蹲在那里。韩小茹径直走进去,王德子这才站起来。

小茹,对不起。

韩小茹背过身,声音很无力地说了句: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要回我父母那住一段时间。韩小茹那哀愁欲绝的表情让王德子肝肠寸断。

小茹,当时我太冲动,你也知道,这段日子为了找老鼠,再加上我爸的牙疼,家里没消停过,所以我……

所以你就打我了,是吗?

韩小茹说完,很不耐烦地说,你回去吧,我想安静一段时间。

王德子知道韩小茹的倔脾气,他说,那我过几天去你家接你。

说完,他耷拉着脑袋,沮丧地离开了。

韩小茹回到家,一进门,她妈就进了厨房。尽管老两口对二闺女有点怨气,可是见了闺女,还是高兴得合不上嘴。

韩小茹强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可是,笑容还是很僵硬。

母亲感觉出了女儿的忧郁和心事,她试探道,孩子,你是不是和女婿吵架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没有,我就是累了一天,想早点休息。韩小茹掩饰性地打了个哈欠。

那赶紧去睡吧,你妈一听你要来,给你换了新的床单和被套。父亲笑着说。

还是家里好,早知道我就不结婚了,永远陪着你们。韩小茹说着,眼睛又发起潮来。

韩小茹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她起来的时候,父母都出去锻炼了。早餐在餐桌上放着,是韩小茹最爱喝的黑米八宝粥。韩小茹在微波炉里热了一分钟,香气便已经扑鼻了。

吃完早饭,韩小茹便出了门,她想去市场买点菜,给父母做午餐。

韩小茹穿过两条街巷,便到了菜市场。她买了条父亲喜欢吃的大鲤鱼,还买了些蘑菇和青菜,就回家了。

刚走到楼下,便听见父亲正在和一个人争吵。韩小茹急忙奔过去。原来父亲正和一个棋友争一步棋,已经面红耳赤了。父亲有高血压,韩小茹多次劝他要心平气和,可父亲总是改不了。

韩小茹急忙拉着父亲回家,给他量血压,果然,父亲的血压又升高了。

韩小茹让父亲吃了降压药躺在沙发上休息,自己一边摘菜,一边和父亲聊天。

爸,以后,你可别这么生气,下棋是为了娱乐,不是生气的。

父亲说,可那老家伙耍赖,还不承认。说着他坐了起来,看样子火气又要上来了。

韩小茹急忙说,那咱就不和他玩,那么大年纪了还耍赖你说羞不羞。

听女儿这么一说,父亲又躺下了。说了没几句,便呼呼地睡着了。

父亲快60的人了,倒越来越像个孩子了。韩小茹在心里发笑。

韩小茹刚炒好菜,门铃响了,居然是韩小萍和容容。

小姨,你怎么也在外婆家?

是啊,小姨会72变啊,小姨知道容容要来,所以就变了来。韩小茹抱起容容很响地亲了一下她的小脸,容容咯咯地笑起来。

韩小萍脸色沉沉地进门,刚要对妹妹说什么,看见沙发上躺着的父亲,便没有开口。

待韩小茹进了厨房,她才小声问,你没和爸妈说吧。

没有,我能说吗?你出去喊爸起来,妈可能马上就来了,我再做个金针鲤鱼汤,就开饭。

韩小萍点点头,拉着容容去了客厅喊外公。

母亲回来的时候,看到两个闺女和外孙女,又看到一桌的饭菜,嘴巴乐得没合上。是的,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他们家才能这么聚在一起吃顿团圆饭。

这天,韩小萍和容容没有回家,晚上姐妹俩睡在她们从小一直睡到出嫁的那张大床上,说起了各自的心事。

韩小茹说到了家里公公牙疼和老鼠的事,但没有说王德子打她耳光的事情。

韩小萍则说,我还是打算离婚了。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想着都恶心,看见他我都想吐,就是容容太可怜了!

说着韩小萍哽咽起来。

韩小茹不知道怎么劝姐姐,她叹了口气,说,姐姐,你可想好了,什么都得想好了,容容的事,财产的事,房子的事情,你未来生活的事……

韩小萍说,我都想好了,我已经受够了,我不想再过天天争吵以泪洗面的日子。我得重新为自己活一回。

这个晚上,姐妹俩几乎说了通宵的话,等韩小茹醒来的时候,韩小萍已经去上班了,但是容容没带走。

第二天下午四点半左右,韩小茹正要下班的时候,接到姐姐打来的电话,姐姐在电话里哭着让她快去容容爸的公司,说妈出事了。

韩小茹急忙往姐夫的公司赶。

半道上容容的爸爸给韩小茹打来电话说,说老太太已经送到医院了,让韩小茹直接去医院。

原来,母亲不知道从哪听说了韩小萍正在闹离婚的事,她去了大女婿的公司大闹了一场,直到女婿发誓回心转意才放心回来。没想到因为激动,下楼的时候一脚蹬空,扭了脚。

妈,以后你别再闹了!韩小茹说着便哭了起来。

容容的爸爸开车把她们送回家,便走了。当天晚上,韩小茹给姐姐打了个电话。

韩小萍在电话里哭了很久,她说,容容爸爸今天找她了,求她不要离婚,可是她还是决定离婚,她决定明天去办手续。她说,容容爸爸把存折房子都留给了她,还说会好好表现,争取将来能够复婚。

韩小茹说,看来,咱妈的脚没有白扭,姐夫可能真的回心转意了。

韩小萍说,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好好带着容容,好好生活。说了半天,韩小萍说,忘了告诉你了,我今天见你们家王德子了,他脸色不好,我说你出差回来了,他半天才反应过来。

韩小茹听见王德子变成这样,心里酸酸的。可是,她现在怎么回去呢,她这次要好好治治王德子打人的病。结婚以来,这是王德子第一次动手,她不能让他有第二次。第二天,韩小萍去离婚,韩小茹请了一天假,带容容去公园玩,看着容容天真无瑕的样子,韩小茹很难受,这孩子还不知道,她从此没有完整的家庭了,还笑得那么灿烂。滑了溜溜梯,容容要吃冰激凌,韩小茹带她去买,没想到,遇见了公公。

公公哀哀地看着韩小茹说,孩子,我已经教训王德子了,你赶紧搬回来吧。公公还说王德子把家里里外外都重新修整了,现在连只蚂蚁也难进来。公公最后说,王德子单位加班工作忙,吃不好,睡不好,人都瘦了一大圈。

韩小茹说,现在家里有事,我妈的脚扭了,等好点就回去。

公公叹着气,走了。

韩小萍办完手续,直接来公园找她们,看到容容,她一把抱住她,痛痛快快哭了一场,容容也被吓哭了。

韩小茹哀怜地看着泪水横流的姐姐和小外甥女,心情极为复杂。

韩小萍带着容容回去了,韩小茹继续住在娘家,白天上班,晚上给父母亲做饭。

这天她刚下班进门,父亲就说,你怎么不早点来,王德子刚走,还给我们留了1000块钱。孩子,你们吵架的事情他都说了。

韩小茹一直听着没有说话。

母亲说,王德子说来接你回去。见韩小茹无动于衷,她急了,大女儿已经离婚了,她决定誓死保卫二女儿的婚姻。

她劝韩小茹,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小两口哪有不吵架的。我和你爸当年一天一小架三天一大架,不也过来了。

韩小茹皱了皱眉头:妈,我的事你就别管了。我只是想教训教训王德子。

老两口这才放心了。

吃饭的时候,韩小茹喝了一口冬瓜海米粥,突然呕吐不止。

韩小茹妈笑着说,老二,你怕是有了……

韩小茹这才想起自己的好事已经过了20天了,这20天的事太多,她都忘记关心自己的身体了。

她吃过饭,去超市买了试纸一测,很深的两杠红,果然怀孕了。第二天,韩小茹决定趁王德子上班的空当回一趟家,她去拿几双平底鞋。刚走到楼下,对门的大妈就说,小茹,你可来了,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你公公刚刚被摩托车撞了。

韩小茹急忙赶到医院。

原来王德子从外面买回来一只猫,他想家里有了猫,肯定就没有老鼠了,他就有了接老婆的借口。没想到,父亲把猫弄丢了。王德子和父亲吵了一架,就出门了。公公也急了,这猫关系着儿子的幸福,他决定去找,结果出了车祸。好在只是破了点皮,他不敢告诉儿子,就给隔壁打了电话,让隔壁的大妈给韩小茹打电话来医院接他。

韩小茹于是自己就搬回来了。

她把公公接回家安顿好,又去娘家拿回东西。母亲的脚也基本上好了。

回到家,韩小茹把家里里外外收拾干净,两边卧室换上新的床单被套,又把地板擦了一遍,之后做了一桌的饭菜。公公说还是媳妇好,媳妇来了,家里才像个家。韩小茹听了心里暖暖的。

晚上九点多,王德子回来了。他正要拿钥匙,门却开了,是韩小茹开的门。

王德子愣住了,他不敢相信面前的真是韩小茹。

真的是你吗,小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韩小茹眼泪汪汪地点点头。

王德子一下子扑过来,抓住韩小茹的手,把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放到她的手上,韩小茹吓得怪叫了一声。

王德子嘿嘿地笑起来。

你怕啥,这是只可爱的小猫,我今天转了一天才找到的。人家说,这种猫逮老鼠特别厉害,以后有它在,家里有多少只老鼠都不怕……

借着微弱的灯光,韩小茹看到一只小花猫正眯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望着她。

上一篇:鸡上树的那些日子

下一篇:孕妇须知2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