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杂文选刊 > 文章 当前位置: 杂文选刊 > 文章

相信是有前提的

时间:2021-01-1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阮 直

我从懂事起被人强制相信的东西太多了,当我的相信还坚定不移时,被我相信的事情却已变异了——我相信的能让我一生吃饱饭的人民公社解体了;我相信的“一大二公”并没有优势;我相信的国有企业也贱卖了;我相信的“十月革命”在它的故乡就遭到了遗弃;我相信,甚至还崇拜的一位老领导也被抓了起来,估计临死之前是走不出吃饭“供给制”的那间小屋了;我相信的纪委书记也腐败了;我相信过的好男人也包了二奶;我相信过的好女人也傍了大款……

我相信科学家说的“全球变暖是人类的工业无节制的行为”,近日又有科学家研究表明“一千五百年是全球气温冷暖变化的一个周期”,并且找到一大堆的数据来证明。如今我就知道,我再相信不论谁的理论都是完全对的就有点傻。

我们被强迫相信的东西太多了,五十五万的“右派”是被扩大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子虚乌有,“走资派还在走”其实没有。“人定胜天”,“人多力量大”,“某某都是纸老虎”,我们都相信过。如今看,强迫和被强迫的相信本身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今还是有强迫他人相信的“行政综合征”。有的官员连本县的户口都没有,就成了本县的县长,让你相信他能“为民做主”,他占了一片田,扒了一片房,却说是在“造福一方”,你说你该相信不?相信了,你肯定愚蠢;不相信吧,你还是愚蠢,因为不相信者还要倒霉。

如此说来它是不是个伪命题?不是的,“相信”不是伪命题,但“相信”确实要有前提。你说今天要下雨,总得有云彩在笼罩吧;你说阶级斗争还存在,总得看见阶级敌人在蠢蠢欲动吧;你说资本主义是腐朽的,总得见着几个“死倒”的吧。没有这个前提,它就是个伪命题。当一个人“相信”的权利都被强行管理着、指派着的时候,再说我们该“相信谁”、“不相信谁”就都是扯淡了。

我们相信过“教育改革”,改出的结果是没钱就别上大学;我们相信过“医疗体制”的改革;改没了老百姓死在医院里的资格,如今我们又在重新改,这次我再相信一把,一定会改出老百姓的利益来。

让人相信的事情必须给人家一个前提,你说你能普度众生,前提是你得是观音菩萨;你说你是救世主,你得让人家的生活幸福得像花一样;你说你清正廉洁,你的财产得公开;你说你守身如玉,你总得是处女吧。

我们总不能是肉眼凡胎,还想让普天之下的人都相信你能救苦救难吧;人家明明是全民福利了,我们总不能还相信你的“水深火热”理论吧;公务员的待遇已经是吃皇粮中最优厚的了,谁还相信你的“公仆”一说。

相信一个人、一件事都不难,难的是前提要真,实实在在。让老婆相信老公,不能老公说啥就是啥吧,你不常回家吃饭我相信你,你都不常回家睡觉了我还能相信你吗?你说让我相信你的爱,可情人节给二奶买的是金戒指,送我的是一颗相思豆,你说你爱我到底有多深?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对人来说不是个复杂的事,运用常识就足够了。

我们相信——谁构建和谐社会谁得民心;我们相信——谁能以人为本谁是好政府;我们相信——谁“不瞎折腾”谁就能快速发展,但前提是要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孙悟空说自己不再折腾了,可二郎神还在折腾呢,二郎神不折腾了,玉皇大帝还在折腾,关键要有如来佛祖的旨意,这个如来佛祖在当今就是人民,要给人民如来佛祖一样的权力,就怕有一股势力不相信人民有这样的能力。

【原载2009年5月11日《西安晚报·副刊·漫笔》】

题图/不可能发生的意外事故/佚名

上一篇:孙科长解人字谜

下一篇:没有一楼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