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中华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中华文摘 > 文章

程琳:孩子比我的皱纹更重要

时间:2021-01-1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春 春

《熊猫咪咪》、《小螺号》、《新鞋子旧鞋子》,当很多妈妈把这些带着童年记忆的歌唱给自己的孩子听的时候,当年曾把这些歌曲唱遍大江南北的童星程琳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收养,站在了母亲的行列。从那一天起,她结束了以旅行、社会活动、结交朋友为中心的生活,开始了母亲的爱的旅程。

因为爱,程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女儿,因为爱,她开始致力于儿童的慈善事业,并专门为孩子们创作音乐。也是因为爱,她宣布今后的每一首歌都要有爱,让更多的孩子感受到爱。

在收养之前漫长的4年时间里,程琳一直在学习儿童教育学和心理学,她早就想收养一个孩子,担当起母亲的责任。

2005年5月22日,一个出生不到两个月的小女孩走进了程琳的生活。这个被她唤做“可儿”的小女孩带给了她人生非常重要的体验,也从此改变了她的生活轨迹。

选择收养一个孩子,是程琳准备了好久的事情,但也是一件突然的事情。

在收养之前漫长的4年时间里,程琳一直在学习儿童教育和心理学,她早就想收养一个孩子,担当起母亲的责任。为此,她一直在做准备。好朋友王燕平提醒她,你已经准备好了。但是,那天当王燕平买好了机票,让她放下所有的事情去武汉的福利院的时候,她却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了。毕竟,做母亲是一辈子的责任。

浪漫、随性而又丰富的生活就这样告别了?她从多年的学习中早已经非常明白,如果成为一个妈妈,她就要真的陪伴在孩子的身边,给她充分而完整的爱,这要比父亲出去挣钱还要重要。

“你的心已经准备好了,你的大房子里也需要一个可爱的孩子。”已经收养了两个孩子的王燕平告诉她,“你知道吗?我的女儿在我出门的时候告诉我,你去吧,如果别的小孩没有妈妈,你把她抱回来。”

于是,在武汉的那家福利院,程琳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女儿。那天晚上她失眠了,好朋友从美国打来电话劝她不要收养孩子。但是这里的600多个孩子的故事却牵着她,他们没有爸爸妈妈的爱,没有安全感,他们有的会弹钢琴,却因为福利院没有足够的钱让他们继续学习而不得不终止。她希望自己能给一个孩子一个家,给她充足的爱。一个孩子的口袋里有好多糖,她才会拿出来给别人。但如果孩子口袋里的糖不多,她就很难拿出来和别人分享。她希望她的孩子将来也有能力和别人分享爱。

“收养是一件太美妙的事情。在我收养女儿的过程中,我看到了有那么多的孩子需要家,而给了女儿一个家。现在我体会更深的是,给一个孩子爱是更有意义的事情,血缘不重要,爱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程琳总是对可儿说:“你是我的天使!你是从哪里来的?”“我从妈妈的心里来。”可儿总会这样幸福地回答。

刚抱回可儿的时候,尽管之前学过教育学,但面对这个粉嫩的小孩儿,程琳还是有点束手无策。她照着书本像西方人那样,让可儿独自睡在自己的小床上,可她很快就觉得无法忍受。“想到她一来到这个世界就经历那么多的苦难,我心疼极了。我想把她抱在怀里入睡才会给她更大的安全感。”可儿四五个月的时候,程琳在美国专门请教了一位育儿方面的老教授是否要跟孩子分开睡的问题。老教授告诉她,千百年来,世界上古老文明国家,都是孩子和父母一起睡的,独睡是美国一些教育专家培养孩子独立的一种主张。“我一直在想,我有一个巨大的床,我为什么不让孩子跟我睡?而且这样我晚上给孩子换尿布也会更方便!”

晚上给可儿换尿布、喂奶,程琳都得亲力亲为。很多人劝她,你是演员,晚上总起来脸上会有皱纹的。“我的孩子比我的皱纹更重要。我不怕有皱纹,有皱纹也是美丽的。”

自从有了可儿,程琳早就无法再去自由自在地游历世界了,她取消了所有的旅行计划,却没有为此遗憾。相反,她总是觉得给可儿的时间不够,即使是去外地演出,离开女儿一个晚上她都觉得太长。

爱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我没有十月怀胎生下可儿,但她是我灵魂世界里最最亲爱的女儿,为了她,我可以付出一切,名利、时间和全部的钱财都不在话下。”

晚上可儿和妈妈躺在一起,常常会给妈妈提出要求:“妈妈,摸摸屁股!”程琳就会开开心心地为女儿按摩屁股。孩子需要得到更多身体上的接触和爱抚,而作为母亲,程琳说你不知道对一个孩子负责任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妈妈是对孩子有最大影响的人。如果妈妈没有给孩子这样的教育,把孩子送到贵族学校也是不可以的。花钱让别人来教育孩子的妈妈绝对是失败的妈妈。”

关于可儿是收养的孩子,程琳说她不会对可儿隐瞒事实。“谁都不要低估孩子的理解能力。”现在程琳总是对可儿说:“你是我的天使!你是从哪里来的?”“我从妈妈的心里来。”可儿总会这样幸福地回答。

当有人提议说:“你为什么不自己生一个孩子,随便找一个人就可以生。”她会很认真地告诉人家:“那才是个糟糕的选择。你跟一个负不起父母责任的人生一个孩子,还不如去帮助没有能力养起孩子的那些人。”

程琳的一位朋友为了让收养机构答应他的收养请求,特别拟了一份遗嘱,将自己的财产分成四份,其中三份属于自己的三个孩子,另一份给了他要收养的孩子。无私地爱孩子,把收养的孩子视同己出,在她的朋友圈子里不是新闻。

“在做收养决定的时候,有时候你需要外力推你一把。我的朋友王燕平推了我一把,而我推了洪晃一把。”2007年,程琳成为“儿童美德发展工程”形象大使,并与格莱美奖获得者Red Grammer一起为“美德工程”在中国的发展做推广活动,程琳还专门演唱了一套中英文音乐专辑《美德在我心》,并把这些歌曲的光盘亲自送到四川地震灾区的孩子们手中。

(摘自《格调LADY》)

上一篇:科学大家轶事

下一篇:易中天:橘红穗黄 老来如诗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