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剑南文学 > 文章 当前位置: 剑南文学 > 文章

无常(组诗)

时间:2021-01-1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罗 铖

无声地……

一些无声地沉痛

比秋风阴冷

叫你小坏人,核桃壳一样的小坏人

是一种坚硬的残忍

散乱的泪水落在玻璃杯里

透明且破碎

和你的名字对饮

淹没至嘴唇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

微醉

你穿过我的身体

你穿过我的身体

留下破碎与虚空

生活因此而枯瘦,阻挡不住

小蚂蚁细细地嚼碎残乱的迷梦

妥协不是懦弱,沉默不是胆怯

我怎能手举玫瑰去杀伐露水

雪落无声,整个世界丧失宽敞

我没有英雄的骏马去驰骋

一片落叶夹在雪花中飘飞

耀眼的枯黄像我命中的劫数

我只想,风声不要太细密

我只愿,远方太会太凄迷

落叶终会湮灭于大地

蚂蚁一直高过我的心

坠入午夜的河底

呛水的时候

不知道哪一滴是我的眼泪

坠入河底

额上的皱纹像熟睡的鱼群

气若悬丝,一切都是沉寂的黑

唤你,你的名字滑脱于我的掌心

多想是一口四肢僵硬的枯井

装你,用不可测的深

痴情的肺

炸出了辨认你的北斗星

我终于放出了月亮般的哭声

无常

无常……

——你是指世事,宿命

还是你卑微的心?

当秋风翻过落叶,

你总会说无常。

白雪已经覆盖枯草的光阴,

世事真的宛如针尖上的水滴?

以为自己老了,

无力抓住一根飘忽的稻草。

在空旷无人的广场上,

你总会说无常。

忘却这世界吧,

骑着石头穿过人类,

安静,坦然

像一座古老的英雄雕像。

夜语

透过花瓣,黑夜就是一张叶子

我静静地绽开,像无名的花朵

在生命的淤泥里,在肮脏的草丛中

我的心寂寞,喉咙里盛满雾气

闭上眼睛,能在月亮的子宫里听见响声

是体内沸腾的血液,是绕城而过的江流

还是你遥远的一滴眼泪?

黑夜里的一切声音都饱含欲望

当我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焰火

没有蝴蝶,也没有微风来摇曳

只有破碎的时光承受着旷世的雨水

(罗铖,80后青年诗人。现供职于四川绵阳市东辰国际学校。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上一篇:熊佛西40年代贵州戏剧实践活动

下一篇:俗人日志(组诗)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