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剑南文学 > 文章 当前位置: 剑南文学 > 文章

丰富深邃的内涵 震撼人心的悲剧

时间:2021-01-1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秦 薇

摘要:易卜生笔下的娜拉与曹禺笔下的蘩漪以其震撼人心的悲剧命运,反映不同时代女性在家庭这块阵地上执着追求幸福与爱情,又为争取平等自由进行着不屈斗争;既面临着社会家庭的压迫、男性的背叛、亲情的割断,又面临自身的局限,最终都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悲剧。本文通过两剧探索其悲剧命运及妇女解放的社会问题。

关键词:娜拉;蘩漪;悲剧命运

《玩偶之家》是一出震撼人心的戏剧,它如同一座古老而坚固的城堡里爆发的大起义。有人把最后一幕娜拉的谈话比作一篇“妇女独立宣言”,这是一个要求与男子平等的女子向不平等的社会进行的公开挑战。正如英国大戏剧家萧伯纳说:“在她身后发出的碰门声,比滑铁卢或色当的炮声还更有力量。”

一、时代背景与社会制度

十九世纪后期,挪威虽然挣脱了丹麦统治,但还是瑞典的附庸国,挪威人民竭力想摆脱瑞典皇室和贵族的压迫,从1814年到1905年,他们从没有停止过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当时,挪威的大工业尚在萌芽中,经济落后,资本主义还处于萌芽状态,是一个以小资产阶级为主体的国家。从表面看,资产阶级社会繁荣、高尚体面,背后却隐藏着许多腐朽丑恶的东西。社会上势利庸俗、贪婪拜金、虚伪欺诈的风气很盛,上流社会看重的只是名誉、地位、金钱,这些往往影响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甚至渗透到家庭成员,乃至夫妻关系当中。易卜生最关心的社会问题之一就是妇女问题。

蘩漪是受到过五四新文化运动影响的资产阶级女性,她也像“五四”青年一样,真诚地追求自由与理想,渴望家庭的温暖,而朴园却把她当作匹配家庭的摆设和工具。周朴园,留过学,虽然接受过西方现代思想熏陶,却是尊崇封建思想的资本家。他“有教养”、有才干、有手腕,富有冒险精神,懂得一套资本主义企业管理的学问。但骨子里却浸渍了贪婪血腥,为了牟取暴利不惜淹死二千二百名小工。

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现代的,资产阶级的家庭是建筑在什么基础上的呢?是建筑在资本上面,建筑在私人发财上面的。”并认为妇女受压迫的根源是私有制,它的本质是阶级压迫。在资本主义社会,金钱地位构建了个人立足于社会必须而且唯一的基础,为此市侩们追逐名利达到了贪婪极至的程度,蔑视法律道德,肆意践踏人间的亲情、友情以至爱情。

二、婚姻与家庭

在娜拉、蘩漪的悲剧命运中,有一点俩人极为相似,就是在她们青春年少还不懂得爱情时,就由家庭做主嫁给了似乎很体面有身份的人。海尔茂最初是政府职员、律师,后来爬上银行经理的宝座,追求金钱地位是他唯一的生活目的。资本家周朴园有身份有地位,他所信奉的是家族名利至上、唯我独尊的信条。这与充满生机、渴望自由美好生活的娜拉、蘩漪在思想情感等方面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而这样的组合能弹奏出和谐幸福的家庭协奏曲吗?恩格斯说:“现代的个体家庭是建立在公开的或者隐蔽的妇女的家庭奴隶制之上。”

娜拉的婚姻是海尔茂替她的父亲打理官司时,被海尔茂看上。在他看来,妻子对丈夫只有责任,而没有任何权力。他对娜拉说:“你最神圣的责任是对丈夫和儿女的责任。”因此,他不允许娜拉在家庭生活中擅自主张,一切要由他做主和决定。表面上娜拉有一位处处关心她、爱她的丈夫,实际上娜拉没有半点独立和自主,在海尔茂心目中从来没有把娜拉看作是一个有着独立的自我意识和尊严的妻子。正如他所说:“你只要一心一意依赖我”,“你的事都有我做主,都有我指点”。他还搬出资产阶级宗教道德观来“教育”娜拉,并抛出所谓“犯罪遗传”谬论:“年轻人犯罪的案子差不多都可以追溯到撒谎的母亲身上”,“是受了母亲的影响。”

娜拉冒名签字的事暴露后,海尔茂大发雷霆,怒斥娜拉葬送了他的锦绣前程,恨不得把娜拉置于死地,他恶毒咒骂娜拉,还要无情剥夺娜拉养育儿女的权利。往日夫妻间的温情早已荡然无存,温文尔雅的君子瞬间如同一只暴怒的猛兽,冷酷无情,他要求娜拉为他付出和牺牲,而自己绝不肯为妻子有所付出。在他心里“男人不能为他爱的女人牺牲自己的名誉”,在这里“名誉”就是功名利禄是至尊,是人生追求的一切,在必要时可以颠覆人间的挚爱亲情,这卑鄙和极端的自私真真暴露无疑。

三、社会的桎梏以及女性自身的局限

任何一幕悲剧的产生,都有其历史的、社会的成因,也有女性自身的局限。传统赋予她们的角色只能是家庭的、被爱的、被征服的和性的角色。女性较为体面的职业就是嫁人,嫁个好人家,这大概就是那个时代女性普遍的理想吧。

娜拉、蘩漪走了同一条路,她们对爱情婚姻充满了憧憬。然而,残酷的现实使她们沦为男性的附属品,“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竟然在东西方不同的国度上演着惊人相似的一幕。娜拉由父亲的“泥娃娃孩子”转手变成海尔茂的“泥娃娃老婆 ”。一开始,娜拉好像真是欢快的“小松鼠”,她真诚地爱着自己的丈夫。

综上所述,文学作品是作家面向现实生活深入开掘,浸透着思想光芒和智慧结晶。两位女主人公的悲剧命运表明,这些身心受到沉重压迫与摧残的不幸女性,无一不是经历了坚韧顽强、竭尽全力的反抗与挣扎,但依然摆脱不了厄运。这一方面反映了资本主义社会与封建社会“吃人”的本质,同时,也揭示出在强大的黑暗势力面前,资产阶级的个人奋斗、个性解放是走不通的,妇女解放如果没有独立的经济基础,如果不把自身的解放同整个历史的进步、社会的变革结合起来,那么,等待她们的仍将是一条黑暗漫长之路。

上一篇:高校建立预备役部队的思考

下一篇: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若干问题探讨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