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剑南文学 > 文章 当前位置: 剑南文学 > 文章

试论清前期川藏关系

时间:2021-01-1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李 颖

摘要:本文将清朝前期的川藏之间发生的大事件进行梳理,梳理出影响清前期川藏关系中的三件大事:川边土司的确立;川藏划界;和川藏大道的经营,正是这三件大事基本奠定了以后两地关系发展的演变格局。

关键词:西藏地方政府;川藏关系;土司体系;川藏大道;划界

尽管藏族和汉族形成上是多源的,这两个民族都是由上古时期的四方部族经过血缘的交融、文化的整合最终锻造而成,根据考古发现昌都的卡若文化遗址可以判定,西藏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受到黄河上游马家窑、半山、马厂文化的强烈影响。自唐以来,两大民族就开始了密切的交往。

(一)川藏大道的经营

经雍、乾两朝经营,形成了由青海、四川、云南进藏的三条大道。三条大道中,云南与西藏毗连地带实际为横断山区,湍急咆哮的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条大江将滇西北切割成三条深峡,交通条件极为不便。青海一路地势平坦,但是人烟稀少,且为单纯的游牧区,无法在当地获得充足的粮食。只有川藏大道沿线河谷地带气候相对温暖,多有农村,成为高寒牧区的粮食来源,大部分路段海拔在3000米左右,内地行者身体基本能够适应。

从地缘原因上来说,从明朝分封的3个法王,5个教王的驻地可以明显的看出,他们全部分布在大约北纬30度一线。西藏社会的重心在明代与四川走到同一纬度线上,川藏地缘关系加强。

政治军事原因上来说,明代永乐年间西藏设置的与内地交通的驿站线路是雅州进入内地的路线规定为乌思藏使团进入内地的唯一“合法”路线。明朝政府极有可能是出于对西藏与蒙古发生交通的担心。明成化四年,鞑靼势力早已向南直抵兰州,兰州成为明朝国防的最前线。乌思藏使团如果取道洮、河,那么距离兰州以北的鞑靼前锋尚不到80公里。明朝担心,双方一旦发生联络乃至结盟,那么明朝的北、西两个方向被包围,将处于极为不利的战略态势。

(二)川边土司体系的确立

清朝前期的土司制度出现了两条平行逆向的发展线,一方面,清政府在云南贵州进行大规模的改土归流;一方面在川边——社会发展状况更为复杂,更为边远的川边地区加强土司制度,而选择加强土司制度也是有其特殊的社会历史原因的。

川边地区横跨金沙江两岸,包括今天的甘孜藏族自治州和西藏自治昌都地区,20世纪20年代以后改称西康。清代川边地区的土司设置纷繁复杂,级别很多且数量多,比如说:其名目有宣慰司、宣抚司、安抚司、长官司、千户、百户等六种。大大小小土司119员土司,可以梳理为四大土司系统,即明正、德格两宣慰司,巴塘、理塘两宣抚司,其他的各级宣抚司、安抚司、长官司、千户、百户大多数接受这四大土司节制,可以归入其系统。

川边东起打箭炉(今康定),西到宁静山,北起石渠,南到云南中甸,东西狭,南北长。德格土司占据川边北半部,辖境内德格、白玉、石渠、江达等县和甘孜县西部,南半部分为另外三个土司管辖,即明正土司领东南,理塘土司领中南,巴塘土司领西南。

(三)川藏划界

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准噶尔势力占据西藏。清军派兵入藏。噶尔弼、岳钟琪在平定巴塘、理塘后,进一步向西进驻察木多。岳钟琪派文武官员前往勘察桑昂曲宗各部,划归呼图克图管辖。西藏平定后,主持四川方面军事的各大员意识到里塘和巴塘在经营西藏事物中的重要性,有必要由四川方面进行节制。由此,巴塘、理塘划归内地四川,川藏滇之间的明确边界和行政管辖分野工作被提出。恰巧雍正元年青海蒙古首领罗卜藏丹津叛乱,而喀木(康区)大部分属于青海蒙古,于是川陕总督抚远大将军年羹尧,檄四川兵进驻巴塘、理塘,云南提督郝玉麟率军进驻察木多,原驻察木多的松藩镇将周瑛进驻拉萨以防止罗卜藏丹津率军侵入西藏。雍正二年五月年羹尧奏陈善后事宜,请将新抚各部派设卫所及土司千百户土巡检等官,划归川、滇以资管理。

雍正四年(或三年)遣大员会同周瑛往勘界址,以宁静山顶立界石。宁静山以东为巴塘、理塘、瞻对、霍尔德格诸土司地,划归四川省雅州府管理,山以西为察木多(昌都)、乍丫(察雅)、类乌齐呼图克图辖区和已赏的麻康(芒康)、贡觉等地,皆划归西藏管理。应该说宁静山边界符合了川藏双方的利益,它基本上位于拉萨至成都的中点上,便于双方的行政管理。加之在清代相当长的时间内,西藏与中央的关系良好,西藏与四川的边界都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宁静山作为一条省级行政边界,真正成为双方相互尊重和维护“宁静”的边界。

结语:在清代,四川以其地缘优势和丰厚的财力,逐渐成为清政府经营西藏的根本。然而自打煎炉以西的广阔土司地带确是清政府统治的薄弱地带,常常动乱频繁,也成为清政府贯彻西藏政策的瓶颈,清政府意识到实现在西藏的目标,必须首先加强经营川边,彻底打通川藏中间地带,保藏川藏联系,有着非常及时的国防意义。

参考文献:

[1]黄颢.《<贤者喜宴>摘译》,(七).《西藏民族学院学报》,1982年第二期.

[2]任乃强.《康藏史地大纲》.西藏古籍出版社2000版.

[3]牙含章.《达赖喇嘛传》.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4]吕昭义.《英属印度与中国西南边疆》.中国藏学出版社2000版.

[5]周伟洲.《英国俄国与中国西藏》.中国藏学出版社2000版.

[6]西藏研究编辑部编辑.《清实录藏族史料》.西藏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作者简介:李颖 西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研究院08级 少数民族史专业硕士研究生。

上一篇:自贡民俗彩灯与“盐文化”和“自贡三绝”的融合

下一篇:生活以上 艺术以下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