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剑南文学 > 文章 当前位置: 剑南文学 > 文章

跨文化交际视角下的口译

时间:2021-01-1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朱尉贤

摘要:口译与跨文化交际密不可分,语言不通的人之间的跨文化交际需要借助口译,而口译是跨文化交际的媒介.本文将从跨文化交际与口译的关系、口译员具有跨文化交际能力的重要性以及译员如何在真实的场景下运用跨文化交际能力来分析跨文化交际视角下的口译.

关键词:跨文化交际;跨文化交际能力;口译;场景;对策

Abstract: Interpretation and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are entwined with each other. People speaking different languages should turn to interpretation so as to condcut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While interpretation is the medium of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This article will analyse interpretation from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perspective through examin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nterpretation and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significance of interpreter acquiring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competence and the ways of how to apply the competence to the real situation.

Keywords: intercultural;communication;intercultural;communication competence;interpretation; setting; strategy

1.引言

跨文化交际研究作为一门新兴学科在中国日益得到发展。而对口译的学习者和从业者来说,其学习和工作的特点要求他们“天生”具有跨文化交际能力,而且要比一般人要做得出色。因为口译本身就是口译者利用出色的语言技能及广泛的双语文化知识帮助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说话者完成跨文化交际的过程。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说话者间交际的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口译者口译质量的高低。本文旨在探索口译与跨文化交际间的关系,分析口译者跨文化交际能力的重要性,并通过例子挖掘中西文化差异以及口译者如何在现实场景中解决这些差异。

2.跨文化交际与口译的关系

要了解跨文化交际与口译的关系,我们得先看什么是跨文化交际,什么是口译。

1) 跨文化交际。

从字面上看,跨文化交际包含了两个核心内容:文化和交际。先看文化,中国的著作和专著中对文化的定义为:文化可以说是人和自然、人与世界全部复杂关系种种表现形式的总和;文化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实践过程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等等。而西方学者对文化的定义有从人类学加以定义的、有从历史学加以定义的、有从符号学加以定义的,这其中尤以社会语言学家Goodenough关于文化的定义最为理想,最具学科意义。根据Goodenough的观点,文化是“由人们为了使自己的活动方式被社会的其他成员所接受,所必须知晓和相信的一切组成。作为人们不得不学习的一种有别于生物遗传的东西,文化必须由学习的终端产品——知识——就这一术语最宽泛的意义来说——组成”(Goodenough,1957)。

再来看交际,国内跨文化学者贾玉新在其《跨文化交际学》一书中通过对本质认识的探讨,最终把交际概括为“交际是符号活动,它是一个动态多变的编译码过程,当交际者把意义赋予言语或非言语符号时,就产生了交际。交际受制于文化、心理多种因素。交际不一定以主观意识为转移:可能是无意识的和无意向的活动。”(贾玉新,1997)。

从以上的定义可以看出,跨文化交际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交际者双方必须运用共同的语言把自己的目的和想法传递给对方。同时,还要能够清楚对方非言语符号所代表的意义和其来自的文化环境。这样来自不同文化的交际者才能进行有效的跨文化沟通。但造物弄人,人类社会从产生语言开始就有了不同的语言。随着历史的发展,各种民族和国家有了交流的需要。语言不通显然成了影响这种跨民族交流的最大障碍,而口译作为中介语言媒介可以使人们与外界进行经交流的愿望得以实现。于是,双语种或多语种口译便应运而生。

2) 口译

梅德明教授在其《高级口译教程》中,称“口译是一种通过口头表达形式,将所感知和理解的信息准确而又快速地由一种语言形式转换成另一种语言形式,进而达到完整并及时传递与交流信息之目的的交际行为,是现代社会跨文化、跨民族交往一种基本沟通方式”(梅德明,2005)。根据Salevsky “口译是在源语基础上与语境相关的旨在以另一种文化/语言说出来的一系列复杂的以生成目标语为目的的功能性活动”(Salevsky,1993)。这一定义强调口译的目标性。根据维基百科,口译“是帮助(即时或接续)两个或更多用不同语言的人进行口头沟通的实践”( 从http://en.wikipedia.org/wiki/Language_interpretation翻译过来)。

通过对跨文化交际与口译定义的分析,可以看出,在全人类还没有达到能灵活运用一种语言来沟通前,口译与跨文化交际密不可分。有口译的地方必定有跨文化交际。口译就是一项跨文化交际活动。

3. 口译者跨文化交际能力的重要性

既然口译本身就是跨文化交际,那么口译者具备跨文化交际能力就显得这关重要了。按照贾玉新教授,基本交际能力系统包括:1)语言和非语言行为能力;2)文化能力:相关的交际知识,包括:与作业程序相关知识;信息获取的技能与方略;处理不同的人际关系、扮演不同的社会角色、承担不同的社会身份、处理不同的情景和场合的能力;具备交际者所必须的素质,如自我调节、对文化差异高度敏感、对非言语行为有高度的意识性;(交际)文化取向、价值观念、世界观、生活方式等有关知识的了解;3)相互交往能力;4)认知能力。策略能力系统包括:语码转换策略;近似语策略;合作策略;非言语策略(贾玉新,1997)。

按照贾教授的区分,这些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变量中几乎都与口译及口译译者有关,而且是口译译者必须具备的能力。口译译员要有扎实的语言基本功,发音清晰准确、用词精确,句法合理、词汇丰富,通晓源语和目标语的语言特征,这是成为译员的基本条件。同时,作为口译译员还要能读懂各种非言语在两种文化中的内涵,从而向客户解释其所不了解的非语言行为或提示客户该怎么应对对方的非言语行为,促使成功和愉悦的交际。同时,在接到口译任务后,译员必须针对口译主题和所给材料做搜索资料、搜集信息工作,如何做到快速、有效也是译员应该具备的能力。不仅如此,译员还要搞好与客户、对方、对方译员(如果有的话)等多方面的关系,要能适应不同的口译场合。在口译过程中,译员还应具备遇到目标语中没有的源语词汇要会转译、源语中模棱两可的词要学会笼统地译的能力。

因此,口译译员具备跨文化交际能力是口译的应有之义。所以,当然跨文化能力对口译者来说至关重要。

4.跨文化交际商务场景分析及译员对策

1)跨文化交际商务场景下的语言交际及译员的对策

使用语言时,人们总是结合语境,尽量恰当地遣词造句,并力求准确地表达自己的用意。

a.汉英词语一一对应,忽视两者间的区别

例(1)

美方: Another thing must be clear : any dispute of whatever nature arising out of or in any way relating to the contract or to its construction or fulfillment may be referred to arbitration.

中方:当然,所有争议都可通过仲裁解决。

译员:Yes ,of course. Any dispute of whatever nature arising out

of or in any way relating to the contract or to its construction or fulfillment may be referred to arbitration.

在上面的例子中,译员都把“当然”译成了of course。一般来说“,当然”与英语中的of course 意义等同,但它们并非在任何场合中意义都等同。汉语中的“当然”表示说话人态度果断,说话不拖泥带水。而英语中的of course 则意味着“What a stupid question !”或“Only an idiotic foreigner would ask !”。它的言外之意会使听话人认为应答人出言不逊、没有礼帽,从而导致语用语言失误。因此,这里的“当然”可改译为“Yes ,certainly !”。

b.套用汉语的表达结构

套用汉语表达结构的原因之一是译员忽视了汉英差异或不懂英语的表达方式。

受儒家思想为核心的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人常用婉言曲语和平缓语气,强调客气。因此,在交流中喜欢用一些模糊语,例如:也许、或许、可能、大约、大概、差不多等词语。如果将它们译为maybe,Pperhaps,Pprobably,about 及almost,对于生性开放豪爽的外国人来说(例如:美国人) ,这些模糊语会使他们感到模棱两可,认为中方言不由衷,从而影响双方交流的效果。汉语表达的模糊性还体现在“尽量”一词的使用上。如果对这一词语的翻译不当的话,同样会造成语用语言失误。

例(2)

中方:我方会尽量克服公司管理过程中的种种困难。

译员:We will do our best to overcome various difficulties in the management of the company.

汉语中的“尽量”一词具有模糊性,是出于推诿责任的需要。万一不能完成任务,也有台阶可下。但是把“尽量”译成do our best ,会使西方人把中方原本的婉转措词误解为肯定回答。因此,这里用work hard 比较合适。

2)跨文化交际商务场景下的非语言交际及译员的对策

民族不同,形成了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行为举止。肢体语言在不同的文化中有不同的解释。在如下的谈判中,美方与中方对沉默的不同理解及对肢体语言所表达的不同含义相差甚远,最终导致了社交语用失误的产生。

例(3) 美方: In you r letter you ask us for a special price discount of 5% off thelist price. W hile,quite appreciating your order,we feel we must poin t out that our list prices have already been cut to the minimum possible,and that our goods are unobtainable elsewhere at our rate.

译员:您在信中要求我方照标价打5% 的特殊折扣。很感激您的订单,但必须指出,列表价格已尽可能减至最低限度,除了本公司以外,您不可能再以这种价格买到这种产品。)

中方: (Think ing about the offer,and keep silence)

美方: (w ait ing fo r an sw er) O. K,you already give me the answer. If you cart to raise you ro rder to 5000 p ieces,w e are p leased to allowyouthe requested 5%.

译员:好吧,你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如果您将订单提

到5000 台,我们可以给你5% 的折扣。

中方: (nodding h is head forunderstanding his meaning

美方: ( taking for granted that ‘nods bead means‘show agreemen t) That is fine. A square deal! O u r p roduct s have been selling extremely well,and we can recommend them to you with confidence. There are very few manufactu -rers making these special goods,and as we have been receiving a rush of order now ,we would advise you not to lose time in placing your order if deliveriers are requested to be short. By the way,how about to make a deal now ?

译员:那好,一笔公平的交易! 我公司产品销路很好,我们对该产品很有信心。生产这种特殊产品制造商很少,目前我方已受到大批订单,所以提醒您,如想短期交货,请不要错失定购的机会。顺便提一下,现在能签协议吗?

中方:现在不行,我们还得研究一下。

译员;Not now,we need further discussion.

美方:You mean,you doesnt agree withmy suggestion?Why do you—?

很显然,译员完全没有意识到美方可能会对中方谈判者的点头和沉默有不同理解。而这时,如果译员在中方谈判者点头时向美方解释的话,那么后面的误会就不会出现了。

5. 结语

跨文化交际日益频繁,对口译要求越来越高。译员不仅要掌握出色的语言技巧,还要有很强的跨文化交际意识和能力。由于篇幅有限,本文解释跨文化交际与口译关系占去很大篇幅,导致对具体场景分析不够全面和透彻。希望本文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更多的学者来关注口译译员的各种具体跨文化交际能力问题。

参考文献:

[1]梅德明.高级口译教程[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6.

[2]贾玉新.跨文化交际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7.

[3]刘宓庆.口笔译理论研究[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6.

[4]卢立程.商贸口译中语用失误例析[J].怀化学院学报,第25卷第4期.

[5]秦红,杨秀芬.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商务谈判面临的挑战———中美商务谈判口译语用失误分析[J] . 上海科技翻译,2003,第4期

[6]汪滔.论口译的跨文化语用失误[J].中国科技翻译,2002,第15卷第1期.

[7]罗勤.从跨文化的角度理解口译[D].四川大学外语学院,2004.

上一篇:论《诗经》战争诗的家国情怀和忧患意识

下一篇:论城市游憩商业区(TBD)缘何而起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