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读书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读书文摘 > 文章

中共一大参加者尼克尔斯基揭秘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王利亚

2007年6月29日,一个俄罗斯人来到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送来一张放大的俄罗斯人照片,并说照片上的人就是曾参加过中共一大的共产国际代表尼科尔斯基。这位俄罗斯人除俄语外只能说一点英语,纪念馆找来最好的英语讲解员和他交流,还是说不清楚。于是,纪念馆领导通过上海市外事翻译工作者协会找到了我。

7月1日,这个俄罗斯人如约再次来到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与该馆领导见面交谈。经我翻译,事情终于搞清楚了:原来他是俄罗斯远东国立大学的教授阿列克赛·布亚科夫,他送来的放大照片正是纪念馆苦苦寻找多年的参加过中共一大的两位外国人之一—— 尼科尔斯基的照片。

众所周知,出席中共一大的共15人,其中13位是中国人,2位是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尼科尔斯基。马林为人们所熟悉,但尼科尔斯基却一直是个谜,他的故事、甚至模样都无人知晓。当时一大会址纪念馆墙上也仅有14位出席者的照片和一块醒目的空白木板。在中共一大开会场景的人物蜡像中,尼科尔斯基的相貌是按照电影 《开天辟地》 里扮演尼科尔斯基的演员的形象塑造的。

关于有两个外国人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事情,当时我只是略知一二。这次给阿列克赛当翻译,让我对这段历史也产生了浓厚兴趣,并开始寻找、收集有关尼科尔斯基的一切信息……

档案揭秘尼科尔斯基其人

尼科尔斯基的真实姓名是弗拉基米尔·阿勃拉莫维奇·涅伊曼,尼科尔斯基是他的化名:他的化名还有很多,如别尔格·维克多·亚力山大罗维奇、瓦西里、瓦西里耶夫。上世纪二十年代,他在上海使用化名尼科尔斯基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人们只知道他是尼科尔斯基同志;而三十年代上半期,同样还是在上海,他又化名弗拉基米尔·安德列耶维奇·科索夫。

在现在俄罗斯和中国学者的研究文章中,更多地使用涅伊曼·尼科尔斯基来称呼这位中俄两国人民都已经知晓的人。

涅伊曼·尼科尔斯基1898年2月10日出生于俄国外贝加尔省巴尔古津区奇特坎村一个小市民家庭。他上过三年赤塔商业学校,1912至1916年,在赤塔市私人商店和阿穆尔铁路斯贝尔加车站任店员和雇员,1916至1917年,在第16西伯利亚预备步兵团和第516乌法预备步兵团任列兵,1917至1918年,从军队复员后在赤塔和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一些私营企业里任职员。1918至1920年,在白卫军第31赤塔步兵团和谢苗诺夫首领军队的犹太人独立连任列兵。1920年4月,他随同整个犹太人独立连投向红军。1920至1921年在雅科布松红军游击队 (即远东共和国革命人民军第24阿穆尔起义团第4游击队) 任普通战士,1921至1923年在远东共和国革命人民军情报处工作,后在第5集团军参谋部下属的情报处工作。1921年加入俄共 (布)。

1921年6月,尼科尔斯基受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派遣,到中国帮助筹备中共一大。在一大上,他介绍了俄國十月革命和共产国际远东局及赤色职工国际的情况。他那时还掌管资金,负责向共产国际驻华工作人员及其他苏俄共产党人提供经费。他在上海一直工作到1921年12月。1922年,他又作为苏联远东边疆区国家联合政治局全权代表处外国处工作人员,先后在驻中国满洲的海拉尔,驻日本和驻黑河 (中国) 的情报机关当驻扎官,积极参与抗击日本情报机构的行动。

1933至1935年,他回到上海。1935年被召回莫斯科总部,后被派往土耳其当驻扎官。1938年再次被召回莫斯科。1938年2月23日,他因“日本间谍和托洛茨基右派组织参加者”的罪名被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拘留,押送到哈巴罗夫斯克。1938年9月21日,根据苏联最高法院军事法庭巡回法庭的判决,他被判处死刑,判决于当天在哈巴罗夫斯克执行。是时,涅伊曼·尼科尔斯基是苏联国家安全机关的一名大尉 (相当于“少校”军衔),被枪决时年仅40岁。1956年11月8日,根据苏联最局法院军事法庭的决议,“由于缺少犯罪证据”,涅伊曼·尼科尔斯基被平反昭雪。

命运让尼科尔斯基赶上了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和后来的国内战争,他成了远东共和国人民革命军谋报处的工作人员,这个机构正是后来的苏联国家安全机关 (俗称“克格勃”)。他在秘密情况下参加了中共一大,并两次到上海工作。他还多次担任苏俄国家安全部门派驻中国边境城市的驻扎官,积极参与一系列侦察和反间谍行动,这些活动至今也只有很少人知道。他的履历,有一些仍处于保密状态。

其实,发现尼科尔斯基照片的阿列克赛·布亚科夫本人也是苏联国家安全机关的工作人员。2007年他来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送照片时,身份是俄罗斯远东国立大学的教授。2011年他来上海参加“中国共产党创建史”学术研讨会时,身份则是俄罗斯远东国立海洋大学校长助理。他曾向我们介绍过,他主要研究俄罗斯人在中国移民的历史,其中包括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克格勃)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人员在中国活动情况的历史。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在网上搜索阿列克赛·布亚科夫的信息,找到如下内容:阿列克赛·米哈伊洛维奇·布亚科夫—— 国家安全中校,《滨海边疆区国家安全机构》 一书的作者。

阿列克赛是国家安全中校,是克格勃工作人员!这让我恍然大悟。这样看来,他能找到尼科尔斯基的照片,看到尼科尔斯基的人事档案也就顺理成章了。

阿列克赛教授提供了两张数码照片,一张是尼科尔斯基人事档案的封面照片,另一张是带有尼科尔斯基本人照片的履历表的翻拍照。

在尼科尔斯基的人事档案封面上,左上角有“绝密”字样,上面写有“苏联人民委员会国家联合政治局”;“国家联合政治局远东边疆区全权代表处”;伯力;干部处,下面是:姓:涅伊曼,名:弗拉基米尔,父称:阿勃拉莫维奇,最下面是编号:10459。

在履历表首页上贴有照片,并清楚地写着“弗拉基米尔·涅伊曼·阿勃拉莫维奇的履历表”,下面是“国家联合政治局远东边疆区全权代表处干部处第一科编制”和编制日期:1932年12月15日。

据阿列克赛介绍,尼科尔斯基的档案材料是独立装订的,在人事档案的总封面上有四张写有自传履历和发生时间的履历表,分别为:1923年、1928年、1932年和1935年。

档案材料里面包含有尼科尔斯基自己填写的履历表、自传材料和工作汇报,苏联安全局对他的考核评语,以及后来对他的审讯记录和证词等。现在,这些档案材料存放在俄罗斯联邦安全部鄂木斯克州联合档案馆。而在国家安全机关的哈巴罗夫斯克边区局档案资料中有尼科尔斯基的案件侦讯档案,但里面没有照片。

“猕猴—幻影”行动

与尼科尔斯基的人生悲剧

关于尼科尔斯基的死因,关于他的“日本间谍嫌疑”罪名,我一直想搞清楚。通过认真查找资料,我找到了涅伊曼·尼科尔斯基参与“猕猴—幻影”行动的点滴情况,正是因为这个秘密行动,导致他被扣上“日本间谍嫌疑”的罪名,他的人生悲剧般地过早就中断了,参与并实施“猕猴—幻影”行动成为了尼科尔斯基一生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事件……

“猕猴—幻影”是苏联国家安全机关远东地区情报人员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与日本谍报机关在当时中国满洲进行的一场历经十三年之久的反间谍行动的代号。这个被封闭了70多年的行动有一个双重名字—— “猕猴—幻影”,第一个单词“猕猴”,意指武装干涉中国东北的日本人;第二个单词“幻影”表示行动的主要任务:给敌人造假消息,迷惑对方。

“猕猴—幻影”的名称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而是随着行动的开展逐渐变化而来。起初,苏联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情报部门精心制定了迷惑日本人的行动计划,取名为“哈巴罗夫斯克路线”。后来,由于莫斯科总部参与,该行动计划的名称改为“猕猴—幻影”。

岁月流逝,苏联远东边疆区情报机关负责决定“猕猴—幻影”行动方向、程序和具体操作步骤的领导单位更换了几次,这个任务的名称也改变了多次:1929年以前它叫“猕猴”,后来是“猕猴”的缩略语,而到了1936年,它的名称又变成了“幻影”。在苏联国家安全机关的战斗史册中,它的名称被确定为“猕猴—幻影”。

阿穆尔河,中国叫黑龙江,作为中苏 (俄) 两国的界河,长达3000公里。在河一边,是苏俄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在另一边,是中国黑河市。两座城市隔江相望,最近距离仅750米。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河两边曾上演过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二战前期,日本间谍机关一直在河两岸的这两座城市积极活动,做进犯苏联的准备。日本间谍机构也一直在研究从相邻的满洲方向开始未来军事行动的可能性。为此于1927年制订出“田中奏折”计划。日本人占领满洲后,这里成了开始实施这一计划的军事行动基地,在那里有很多日本间谍机构。1930年初,日军总司令部又制订了一个名叫“大津”的针对苏联的军事战略计划。

1923年夏天,苏联国家联合政治局远东边疆区代表处从赤塔迁到哈巴罗夫斯克。从那个时候起,这个苏联情报人员的指挥部就成了粉碎日本谍报机关破坏活动的行动组织者和执行者。苏联情报人员在哈巴罗夫斯克、布拉戈维申斯克、符拉迪沃斯托克等城市展开了一系列抵制日本间谍的行动,这些行动有时相当危险。就是在这一时期,在一系列行动计划中,开始把“猕猴”计划单独分立出来。这可以看作是“猕猴—幻影”行动的开始。

1924年8月,在中国黑河市建立了日本领事馆,由谍报人员西马穆尔领导。与此同时,一批日本间谍在各种伪装下在黑河定居下来,他们是:“西伯利亚”旅店的店主熊谷贞広 (日军参谋总部军官,日本驻黑河情报机关的间谍头子),药房老板宫崎雅之 (日军参谋总部军官,日本驻黑河情报机关负责人)、理发店老板菅原 (日军参谋总部军官)、牙科医生三村、商店老板塔莫古奇、理发店老板中野等人。在最开始组建日本领事馆时,苏联国家情报机关也趁机让自己的一批情报人员打入领事馆和白俄移民圈子,这些情报人员使用的代号有:“卡尔波夫”“帕克—西”“赫王”等。

日军参谋本部在组建领事馆时就定下了目标,致力于组织针对苏联远东的积极侦察活动,实施破坏行动和恐怖活动,组织农民进行反苏维埃政权的行动,进行反苏维埃的文学传播,散发假纸币,等等。

苏联远东边疆区以及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和符拉迪沃斯托克市的情报机构的情报人员采取一系列反制措施,展开对付日本间谍的活动。在这个时候,那些与日本驻黑河间谍头子熊谷贞広合作走私的人中,一个名为“卡尔波夫”的苏俄情报人员被招募进来。苏联远东国家安全机关故意让他取得了熊谷贞広的信任,并担任联络员,负责与苏联自己的情报机关联络。通过“卡尔波夫”,苏联远东国家安全机关搞到了一批日本文件,有关于东京情报工作的报告,还有笔记本等。

与此同时,日本情报机关也收到了苏联情报人员“列托夫”专门为他们准备的一批故意编写的假材料:关于独立红旗远东军部队的情况,关于苏联远东军事工业和经济状况。这些故意编写的假材料可以让日本情报机关错误判断军事、经济和政治形势。

到了三十年代初,在中国萨哈梁市 (即现在的中国黑河市) 和苏联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的所有日本间谍机关都在苏联远东边区国家安全机关的监控之下。

“猕猴—幻影”行动持续了13年之久。在这个情报游戏里,远东边区国家安全机关在苏联领土上共抓获了约两百名日本间谍,他们中有告密者、間谍头子、人口贩子、侨民、破坏者、联络者、摆渡梢公等,还有大批的走私者和越境者,还搞到了大量关于日本情报机关在满洲工作的重要文件,成功挫败了日本间谍的颠覆活动。日本人用来奖励“自己的”谍报人员的“信息”费超过8.2万卢布,还有一些外币,这些钱最后都落入苏联国家安全机构的手中,并作为财政收入上交给了国家。

从1930年到1932年,拥有丰富迷惑工作经验的涅伊曼·尼科尔斯基也在黑河市积极参与了这场反击日本情报机关的秘密行动。在留存的档案中,经常会提到他多方面的外国工作经验,在实际处事时主动机智,对不寻常情况的处理果断且反应迅速。还有这样的鉴定结论:“涅伊曼毫无疑问是具有高级技能的工作人员。”他被授予“荣誉肃反工作者”徽章,有5把奖励手枪,这在当时是不容易获得的,而且是在涅伊曼身体经常出现一连串疾病 (急性关节风湿病、贫血、神经衰弱等) 的情况下获得的。

但是,在1938年2月,涅伊曼被叫到莫斯科参加“会议”,随即被以“日本间谍和右派托洛茨基组织的参加者”的罪名逮捕,并像囚犯一样用火车押到哈巴罗夫斯克。

经过“合格、高明”的审讯后,他被移交到军事法庭受审。1938年9月21日,尽管涅伊曼拒绝了自己在调查人员刑讯之下的“证词”,但还是以“有他人的证词”为由被维持原判,法庭在十分钟“审理”后就给他判了死刑……

行动的终结

1937年,根据莫斯科总部的命令,行动停止了。莫斯科方面认为,继续进行这种虚拟情报活动已不适合,他们通知哈巴罗夫斯克的情报机关:该行动将通过另一些渠道进行。至此,“猕猴—幻影”行动终结。

“猕猴—幻影”这个由苏联情报人员导演并史无前例持续了13年的“间谍游戏”,向日本传递了大量虚假消息,并千方百计让他们相信了这些信息,进而推迟其向苏联扩张的行动。这些“令人信服”的消息曾让日本人“如获至宝”,并由此作出了暂不能发动对苏战争的判断,因为这看上去实在像是个危险的企图。

在苏联国家情报机关的历史上,如此大规模长时间行动,“牵着重要的敌人的鼻子走”,是绝无仅有的。有一篇回忆文章这样写道:如果不是“猕猴—幻影”行动,苏联伟大的卫国战争可能会早三年开始,但不是从西方德国这边,而是在远东从日本这边开始。历史终归是历史,正是实施了“猕猴—幻影”行动等一系列积极对抗日本谍报机关的行动,才使苏维埃国家避免了同时在两个战线上作战的困难,延迟了战争的爆发。

2008年,时隔七十多年后,关于“猕猴—幻影”行动的资料才开始解密。但许多细节仍没有完全公开,如涅伊曼·尼科尔斯基的档案中,他的许多工作经历都被隐去:例如,1921年他参加完中共一大后,由于某些原因并未返回俄国。从1921年7月到12月,这期间他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情,不得而知。1933年9月至1935年9月,他又来到上海,这期间他又做了些什么,现在也是知之甚少。

涅伊曼·尼科尔斯基,这个曾经普通的犹太男孩,1921年成为俄国共产党 (布尔什维克) 党员,以共产国际代表身份参加了中共一大,后又有幸成为苏维埃国家安全机构在远东地区的知名成员,最后却因参与到“猕猴—幻影”行动中,人生悲剧性地意外中断了。

与这一行动有关的档案材料如今存放在鄂木斯克和哈巴羅夫斯克的联邦安全局档案馆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网站的历史栏目里也有专门介绍“猕猴—幻影”行动的内容。2009年,俄罗斯根据这一历史事件专门拍摄了纪录影片 《秘密情报行动—— 猕猴—幻影》。2010年,俄罗斯又拍摄完成了调查纪录片 《“猕猴—幻影”行动》,时长38分钟。

(选自《档案春秋》2018年第2期)

上一篇:一封改变晚清命运的举报信

下一篇:扑朔迷离的“四八”空难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