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读书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读书文摘 > 文章

“刀砍东风,于我何有哉!”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刘诚龙

杨涟死时,自蘸其血撰血书:“大笑大笑还大笑,刀砍东风,于我何有哉!”字字血声声泪,让人感叹不已。

明朝是宦官专权最为严重的时代,天启年间,大名鼎鼎的“九千岁”魏忠贤不仅在朝堂上私植党羽,诬陷大臣,残害忠良,其家族也都受到封荫,侄子甚至代皇帝主持最隆重的祭天仪式。

朝政万马齐喑,权臣噤若寒蝉。这时,一个“小人物”站出来了,他直面魏忠贤党羽之淫威,以悲壮的身影划过那段黑暗的夜空,给历史留下了无尽的感叹与荣光。这个人就是杨涟。

杨涟,字文孺,别号大洪,湖北应山 (今广水)人。万历三十五年进士,在常熟任知县。入仕途四年之后,便以优秀的政治品质和显著的执政业绩被评为万历年间的“全国廉吏第一”,由此调任朝廷监察官 (给事中)。其后,他亲历的“移宫案”与“弹劾魏忠贤二十四罪疏”,是一生中与以魏忠贤为首的“閹党”针锋相对的光辉事迹,也是他被后人称赞“千年之下、终究不朽”的原因。

明光宗死于“红丸案”后,熹宗朱由校继位。其乳母李选侍利用朱由校年少,自己居乾清宫,觊觎垂帘,把持朝政。

为防后宫干预朝事,杨涟率领一批正直朝臣铤而走险,要求李选侍从乾清宫搬出来。

李选侍自然不愿意,试图拿朱由校来压制群臣。她与魏忠贤一合计,派出一太监到慈庆宫求见朱由校。却不想,杨涟在大门外一站,对太监说:“殿下已经是皇帝了,选侍有什么资格召见皇帝?你去传这个话,将来秋后算帐,即使不能把选侍怎么样,你却在劫难逃。”

太监一听,顿时吓蒙,只得转身离去。这样一来,李选侍只好搬到宫女养老的鸾宫去居住。这起“移宫案”,也使杨涟与魏忠贤的矛盾进一步被激化。

魏忠贤得势后,开始反击,他造了一个“缙绅便览”,等同干部花名册。“缙绅便览”,换成“敌我便览”或更准确,在此册里,魏忠贤将六部要僚分为两类,一是邪党,一是正人。谁邪党,谁正人?站在魏忠贤这边的,是正人;不服魏忠贤的,都是邪党。

杨涟被魏忠贤划归邪党,见阉党横行无忌,他不甘示弱,于天启四年六月(1624年),奋笔疾书,上了一疏,列举魏的24大罪状,上达君听。

杨涟冲锋,打响了大明反腐战,却没能冲破魏忠贤的太监阵,这一回合,杨涟败了。魏忠贤势力太强大,假托帝王诏命指责杨涟“大不敬”、“无人臣礼”,将杨涟革职为民。

杨涟被放归原籍,依然被魏忠贤惦记着,要除之而后快。于是,他制造了一个莫须有的行贿案,将杨涟诬蔑为收受贿赂的腐败分子。杨涟在狱中所受之严刑拷打,非人所能感知。魏忠贤什么手法和刑具都用上,“全刑者曰械,曰镣,曰棍,曰拶,曰夹棍。五毒备具,呼声沸然,血肉溃烂,宛转求死不得。”

天启五年农历七月二十四日(1625年8月28日),魏忠贤身边的“五彪”之一许显纯以一枚大铁钉钉入杨涟头部,终将其害死,时年五十四岁。

临刑之前,杨涟咬破手指,自蘸其血撰血书:“大笑大笑还大笑,刀砍东风,于我何有哉!”字字血声声泪,让人感叹不已。你刀砍的是正义,不是我杨涟。悲情悲壮,气贯长虹。

天理昭昭,正义的到来,有时需要一些时间。崇祯元年 (1628年) 魏忠贤被法办后,杨涟平反昭雪,追赠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谥号“忠烈”。

(选自《廉政瞭望》2017年第8期)

上一篇:好东西不值钱, 不是现在才有的事

下一篇:吃人嘴不短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