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读书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读书文摘 > 文章

宋徽宗吃醋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吴钩

《少年游》:“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这首 《少年游》是周邦彦创作的一首描绘青楼春色的艳词。周邦彦 (1056—1121),一位生活在北宋后期的词人、音乐家,生性风流,行为放浪,好流连于秦楼楚馆,地方士大夫都对他不以为然。但周邦彦才情过人,“博涉百家之书”,在太学读书时,曾以一篇 《汴都赋》 惊艳京师。

按宋人笔记的记载,这首小词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故事得从宋徽宗说起。大家都知道,宋徽宗是一个风流君王,野史甚至绘声绘声记录了他微服私访青楼,跟京城名妓李师师约会的绯色事件。《宋史·曹辅传》 收有谏官曹辅的一份奏疏,疏中说“陛下 (指宋徽宗) 厌居法宫,时乘小舆,出入廛陌之中、郊坰之外,极游乐而后返”。按 《宣和遗事》 的记述,曹辅更是直言“易服微行,宿于某娼之家,自陛下始,贻笑万代”。看来宋徽宗私幸李师师一事,也未必全然是坊间文人的虚构。

话说政和元年 (1111) 的某一日,宋徽宗又来行院拜访李师师,恰好李师师已经先接了客人,那客人便是时任开封府监税官的周邦彦。周邦彦听说宋徽宗驾到,立即就慌了。这地方哪里是君臣见面的场合?他想推门离开,又生怕撞见了皇帝;想推窗跳下,又没有侠客的轻功。慌乱之下,只好躲入李师师的床底。

徽宗进来,带了一颗“江南初进”的橙子,送给李师师尝尝鲜。吃过橙子,唱过曲子,不知不觉,夜色已深,李师师说:“官家你看,天色已晚,霜浓路滑,行人稀少,不如在此歇息一宿,明日再走如何?”这两个人打情骂俏的话,当然都传入了床下周邦彦的耳朵里。

周邦彦也是好事之人,居然将床底下听到的旖旎风光写入了这首 《少年游》,然后送给李师师。过了一段时间,宋徽宗又来拜访李师师。李师师给道君皇帝献唱了一支新曲子,正是周邦彦填词的 《少年游》。徽宗听那歌词,觉得词中所写场景怎么很熟悉啊?便问李师师,此词是何人所作?李师师说,是周邦彦。

徽宗心道,李师师连闺中秘事都告诉了周邦彦,可知此二人关系是何等的亲密。心里不由醋意大发。回宫后,宋徽宗叫来宰相蔡京:“开封府有监税周邦彦者,闻课额不登,如何京尹不按发来。”听说开封府税官周邦彦没有完成年度征税任务,为什么开封府尹不将这件事报告上来?

蔡京不明就里,只好回答说:“臣退朝呼京尹叩问,续得复奏。”待我问个明白,再回复皇上。当下蔡京令人叫来开封府尹。府尹说:今年开封府几个税官都未能完成任务,“惟周邦彦课额增羡”,只有周邦彦超额完成了。蔡京说:“上意如此,只得迁就”,我看皇上的意思,就是要故意给周邦彦穿小鞋,只好委屈周某人了。最后,宰相以“周邦彦职事废弛”,将周邦彦贬出京城。

又隔一二日,宋徽宗“复幸李师师家,不见李师师”,便问师师去哪了。行院的人说,师师给周邦彦送行去了。徽宗正为赶走了情敌而高兴呢,谁知意中人却跟情敌约了会。心下自是十分不快。在行院等到华灯初上,李师师才赶回来,“愁眉泪睫,憔悴可掬”。徽宗大怒问:“你去哪里了?”李师师坦然说:听说周邦彦被贬出京城,我替他饯行,“略致一杯相别,不知官家来”。

宋徽宗又说:“那个周邦彦,是否又写了新词?”李师师说:“他刚填了一首 《柳阴直》。”徽宗说:唱一遍听听。李师师说:“容臣妾奉一杯,歌此词为官家寿。”当下唱道:“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惜,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風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萤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一曲终了,宋徽宗心里虽有酸意,却又不得不折服于周邦彦的才情。大概也是为了讨李师师欢心,便下诏将周邦彦召回,任命为“大晟乐正”,主管宫廷雅乐。

(选自《南都周刊》2017年第15期)endprint

上一篇:北大校长任上的胡适

下一篇:吃,也是一种学问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