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读书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读书文摘 > 文章

金钱二喻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生命的尊严及其内心的挣扎,不能不受到金钱的制约,于是,“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句话颇为流行。有人意怀“策反”,则认为“金钱不是万能的”。因为两句话间距甚大,各占形势,人们便很难识辨金钱的本真面目。“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有人说金钱是骏马 (世路难行钱做马),有人说是兄长 (孔方兄),有人索性认为是命根子。金钱的使用广泛,无孔不入,数千年往矣,很多人并未能认清其本相。

对金钱认识得比较深刻的,一是700多年前英国的培根,一是1300年前的唐代名臣张说。

培根认为金钱对于人生,近似于辎重之于行军作战。没有辎重,军队是寸步难行;辎重倘是过剩,不仅致成拖累,贻误战机,而且会反过来招殃取祸,一败涂地。人生处处是战场,培根提示人们对金钱要取用有度,马虎不得,比喻得确切精当。

早于培根500余年的张说,针对金钱写过一篇187字的 《钱本草》。本草,为中药之统称。张说以中药喻金钱,寄寓着诊疗人性之旨意,其目光之深沉,远非普通郎中所能及。《钱本草》 认为,金钱“偏能驻颜,采泽流润”。运用金钱可以摄取人世间第一流的脂膏雨露,滋养本体,补益自身,吃得好,穿得好,玩得好,愉悦的心情洋溢于面颜,气色红润,容光焕发。正因为这样,张说在一开篇就指出:“钱,味甘,大热。”财主们心里满足而泛起愉悦的甜蜜感,而且是钱越多越甜蜜,甜蜜感渐渐生热,热气旺盛而气粗,气粗则胆壮,红得发紫,炙手可热也。“味甘、大热”之际,张说则一声断喝:“有毒!”

毒在何处?“其药采无时,采之非理则伤神。”

“药采”即敛财。世间敛财的方式多种多样,技术、方术、武术、巫术、魔术、马术,几乎都可以拓展成敛财的门径。培根也认为致富的途径千条万条,其正道则只有一条—— 依靠诚实与汗水致富,正道上勤劳致富,效果虽是迟缓,却也是稳妥可靠的。要成为暴发户,唯有步入贪污、受贿、盗窃、讹诈的歪门邪道,所致成的必然症结便是“伤神”。何谓“伤神”?张说认为是“能召神灵,通鬼气”。

人性面对金钱时,着实险恶。两个贼夜间盗墓,墓里的将宝珠递出穴口,穴口上的接到宝珠,便用铁锤猛一下击毙同伙,封闭穴口,悄然遁去。美女有钱,绝不嫁于老翁;而老翁腰缠万贯,必能娶得美丽的少女。金钱能不动声色地毁人生命,破人贞操,不就是“召神灵,通鬼气”的绝妙注解么?

俗谓“金钱万能”。财主们手里大量的金钱,依然具备着诸种用途。问题是,财主有财主的愿望,其愿望因为皈依于难填的欲望,这愿望便只能是失衡的、失度的,在政坛上铸造成野心,在经济上掘成为欲壑。依照培根所言,面对巨额金钱,上天只赋予财主们暂且的、虚荣的保管权力—— 饱饱眼福罢了,他们心里所预为安排的俱属幻影,无一成真。这是“召神灵,通鬼气”的又一條注释。

有史以来的贪官污吏,在金钱上俱是“终日只恨聚无多”的典范。针对这亘古难移的财主本性,张说进一步点明:“如积而不散,则有水火盗贼之灾生。”积而不散,悭吝成性,被盗被劫,或遭“水火”,尚属于小患。现代社会,保安防范措施日益完备,盗贼、“水火”之类,都不在话下了,笔者所理解的潜在“之灾”,应是“药采”时来路鬼祟,终究要受到现实生活的认真清算,严厉审判。

恰如其分的比喻,有益拓展人们对金钱的认知。西方的培根从宏观上俯视,喻金钱为辎重;东方的张说自微观处切脉,喻金钱为本草。中外思想家的光芒与魅力,互为表里,无远弗照,至今对世道人心有导航之效。

(选自《一束蒲公英》/杨闻宇 著/线装书局/ 2017年4月版)endprint

上一篇:胡子史略

下一篇:江南才子们的雅趣和俗事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