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读书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读书文摘 > 文章

饭局有风险, 赴宴须谨慎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吴钩

据说现在吃饭,很怕人偷拍视频传上网。古代没有视频、网络等快捷、发达的信息传播工具,饭局的保密性应该更好一些。但也别太大意,因为古人的饭局也存在“隔墙有耳”的问题。《资治通鉴》 载有一个故事:武则天当皇帝的长寿元年 (公元692年) 五月,“右拾遗张德,生男三日,私杀羊会同僚”,这个叫张德的官员,因为喜得贵子,在儿子“三朝”那天,偷偷宰杀了几只肥羊,宴请同事。为什么要偷偷宰羊呢?因为武则天刚刚下了一道禁令,“禁天下屠杀及捕鱼虾”。张德家要办喜宴,总不能让同事都吃素菜吧?所以只好偷偷杀了几只羊。

赴宴的同僚当中,有一个叫做杜肃的左补阙,是一个心机boy,吃饭时悄悄往怀里装了一块羊肉,吃饱后跑回家,写了一份奏表给武则天,说张德违反禁令,宰羊请客。

次日朝会,武则天对张德说:“闻卿生男,甚喜。”张德拜谢。武则天又问他:“何从得肉?”张德一听,大惊,赶紧“叩头伏罪”。但武则天说:我虽禁宰牲畜,但民间办红白喜事,杀几只羊,朝廷是不干涉的。你今后请客吃饭,可要找对人,那些一门心思想着告密的人,就别请了。

说完,武则天还将杜肃的奏表与羊肉取了出来,交给张德。杜肃正在现场,闻言“大惭”,羞得无地自容;“举朝欲唾其面”,一众大臣都恨不得朝他脸上吐口水。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私人饭局上偷拍、告密,是令人不齿的行为,连宫斗的绝顶高手武则天老师都对这一套很不以为然。

300年后,宋朝也闹出了一场饭局风波。那是庆历四年 (公元1044年) 九月,因为时值秋季赛神会,京师各机关单位照例备好酒馔,大摆宴席。进奏院的院长苏舜钦也邀请了几位同僚、文友,到酒楼喝酒联欢,吟诗作赋,庆祝佳节。

苏舜钦请客吃饭之初,有一个叫做李定的官员听到消息,跑去找他,说,您这饭局有意思,我也想参加。但苏舜钦拒绝了,大概是觉得李定这个人俗气,不够资格加入那种特有文艺调调的饭局,因为参加这次饭局的人,多领有馆阁之职,都是当时的年轻才俊,要么是才华横溢的文艺青年,要么是学富五车的“青椒”学者。

李定被拒,内心很受伤,遂衔恨在心,托人探听饭局的细节,想抓住苏舜钦的把柄。结果真让他打探到不少内幕消息:

其一,苏舜钦宴请文友、同僚的经费,一部分来自“凑份子”,但另一部分却来自进奏院的公款—— 宋代的进奏院,负责刊印中央政府的朝报,然后分发给各地方政府,因而一年积下来,废报纸很多,苏舜钦将这些废纸卖了,换钱喝酒,有挪用公款之嫌;

其二,苏舜钦等一帮文人还在饭局上叫了官妓歌舞弹唱,陪酒助兴,触犯了朝廷的禁令—— 宋朝虽然保留着官妓制度,但只允许在公宴中“以官妓歌舞佐酒”,私宴是不可以使唤官妓陪酒的;

其三,参加饭局的集贤校理王益柔还乘醉作了一首 《傲歌》:“醉卧北极遣帝扶,周公孔子驱为奴。”—— 按古人的观念,这个论调无疑是谤讪圣贤、大逆不道之词。

李定将这些内幕消息到处散布,当时尽管没有互联网,但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很快就“腾谤于都下”。负责监察百官的御史台也听到了流言,赶紧上书皇帝,弹劾苏舜钦“鬻故纸公钱召妓女,开席会宾客”。

那么苏舜钦会不会受查处呢?说起来,苏舜钦的背景也挺不简单的,他是参知政事 (副宰相)范仲淹一手所提拔,又是宰相杜衍的女婿。不过,御史台既然发起弹劾,宋仁宗也不敢徇私,便让开封府来调查这个案子。

开封府很快就调查清楚:御史的弹劾基本属实。苏舜钦身为进奏院的长官,却盗用进奏院的旧纸卖钱喝花酒,属于“监主自盗”。这个罪名可不轻。宰相杜衍虽然是舜钦岳父,范仲淹虽然是舜钦恩主,却都不敢替他辩护。最后,苏舜钦被“除名勒停”,即开除公职;其他参加饭局的官员,包括那个作 《傲歌》 的王益柔,都受到撤职、降職的处分。

苏舜钦对自己的遭遇当然愤愤不平,但我们平心而论,苏舜钦之被削职,纯属咎由自取,实在谈不上冤枉,因为他确实挪用了公款,请了一帮文友喝花酒,触犯了法律。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国家公职人员参加的饭局,不存在什么个人隐私的问题,因为这饭局可能涉及利益输送、公款吃喝,必须接受众目睽睽的监督,包括像李定那种不怀好意的监督,也是需要面对的代价。

(选自《南都周刊》2018年第10期)

上一篇:朱元璋的心病是啥

下一篇:经典影片背后的战争往事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