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读书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读书文摘 > 文章

从围城到开城: 长春解放过程中的历史场景(下)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郝在今

战而死,还是降而生?

这个问题是对军人最残酷的折磨。军人的最高品德就是忠勇,宁愿战死,决不投降。可是,军人也是人,是人就不能白白送命啊。

到了1948年9月,曾泽生的60军,已经在长春城里困守6个月,弹未尽而粮已绝,处于不战而死的绝境。

三个将领的艰难抉择

天晴了,乔景轩副官打开军长的文件箱,晾晒曾泽生的私人收藏。曾泽生贵为军长,并不贪财,所有的私人物品从印章到来信,都由副官保管。这是军长妻子李律声的来信,军长件件都留着,不时拿出来翻看。这个卷轴珍贵,裱糊着蒋介石的亲笔来信……

“这个,烧了吧。”军长的吩咐把乔景轩吓了一跳,前不久还布置他珍藏,现在为何又要烧掉?

乔景轩的观察相当细致,曾泽生的心里,正在翻江倒海!

全国战场的强弱之势已经逆转,过去是国民党军强解放军弱,现在是解放军强过国民党军。东北的国民党军被围困在长春、沈阳、锦州三个孤立城市,解放军想打哪个就可以先打哪个。而且,曾泽生所在的长春最孤立,离关内的援军最远,被歼灭的可能性最大!

在这种严酷局面下,曾泽生何以自处?

对于自己统领的60军,曾泽生感情极深。自从1937年60军创建,曾泽生始终没有离开过这支部队,团长,师长,直至全军最高的军长。曾泽生衷心期望这个军走向强军,可眼前的部队正在走向衰弱,走向灭亡。

导致60军悲剧命运的,不是别人,正是60军服从的统帅蒋介石。出滇抗战时60军有3个师,回云南防御时被老蒋挖走了183师,到东北又少了个184师。老蒋见死不救,逼得184师投奔共产党了。现在60军名义上还有三个师,可那暂编52师是中央军临时配属,那暂编21师在内战中折损大半,只有182师还算完整,全军的实力只剩一半了。这60军虽然也属于国民党军系列,可说到底还是滇军,从官到兵都是云南老乡,你曾军长必须对属下3万云南子弟兵负责到家!

曾泽生是个职业军人,军人,忠勇二字是必需的。忠于统帅蒋介石,曾泽生把蒋介石来信裱糊珍藏;忠于滇军父老,曾泽生又必须离弃老蒋。

烧掉老蒋来信,乔景轩又奉命请两个师长来开会。

两个师长?60军现在有三个师,为何漏掉那暂编52师的师长李嵩呢?乔景轩知道,那暂编52师由交警部队改编,是杜聿明派来监视60军的。182师师长白肇学和暂编21师师长陇耀就不同了,这两个彝族将领是“云南王”龙云和卢汉的亲属圈子,就是军长下令也要经由这两人首肯。

一个军长,两个师长,三将领聚首密议。

曾泽生向两个师长挑明:现在60军面前只有三条路:守城困死,突围被歼,起义求活。陇耀当场表态支持起义。从亲人到部下都有共产党,早把陇耀说通了。隴耀其人,号称滇军的“人事处长”,在滇军将领中很有影响力。有了陇耀的态度,曾泽生放心一大半。

没想到,白肇学不同意起义!这个上过黄埔军校的滇军将领,还是认为蒋校长、国民党是正统,军人不能背叛。陇耀主张战场起义,白肇学要解甲归田,两人争到午夜,还是没有结论。

三个师只有一个?这让曾泽生不敢动手。这一犹豫,9月22日的起义时机就错过了。

9月24日,解放军攻克济南!防守济南的吴化文军长阵前起义,为解放军攻城让出一个口子。里应外合攻克坚城,立即成为全国战场的示范战例。

长春怎么办?等着解放军围歼消灭吗?自从陷入围城,曾泽生的强军梦就被现实击碎。别说强军了,能保住这支军队就不错。

对于一支部队,起义和被歼的下场截然不同。被歼灭,军官进俘虏营,士兵遣散,整个部队就消失了。起义,部队可以保留建制,官不去职,兵不遣散。曾泽生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自己的60军,保住这支滇军的精锐之师。

这一日,曾泽生一定要做通白肇学的工作。

两个黄埔军校的校友个别交谈,谈军人的忠节观。当年,袁世凯在辛亥革命之后又复辟帝制,还是我滇军首先发起护国起义,那老袁的皇帝只当了83天。今年,蒋介石在排除反对党的情况下召开“国民大会”,自己当了“总统”,这“总统”怕也当不了几天。那老蒋不再是我们的校长,他是袁世凯第二啊!我们军人的宗旨是保家卫国,没有义务为独裁者卖命啊!

9月26日,一个军长和两个师长,三员带兵将领终于达成一致—— 起义。

只是,如何实行这战场起义,还有诸多难处……

9月27日,三人商讨起义的具体步骤,又发现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家属怎么办?

60军从南方调到东北,蒋介石借口战场危险,要求60军把军官家属安置在北平。曾泽生等将领还在城里安家置业,有了私产。岂不知,这就把自己的家属置于中央军的管控之下,无形中就是人质!

北平怎么办?北平还在国民党军手中,你男子汉在长春起义,你的妻子儿女在北平被抓?云南怎么办?60军是滇军主力,老军长卢汉当云南省主席的看家老本,你军队在长春起义,你的老家云南被老蒋抄后路呢?

出征万里总有家,你大将军可以率队战场起义,可你无法解决家的问题啊!

10月1日,三人又密商如何反制老蒋。

60军内部并不一致。暂编52师师长李嵩和属下的三个团长,都来自中央军。你60军起义,这个师可能反起义,举枪相向!

60军内部有多少特务?军参谋长徐树民和军政治部主任姜弼武都是老蒋嫡系,他们属下还有政治部、军法处等60多个特务分子。若要起义成功,必须先下了这些人的枪!

10月2日,三人又商议如何对付新7军。长春城由60军和新7军各守一半,60军装备不如新7军,没有力量吃掉新7军。若要起义,必须瞒过新7军的3万人马!

算起来,两个师的起义部队,要对付四个师的反起义部队,如何以弱胜强?

曾泽生是个慎重出战的将领,不战则已,若战必胜。可若是没有取胜的把握,那还能出战吗?

545团差点独自起义

曾泽生不知道,自己的犹豫,险些断送60军的前程。

9月30日,新华社发布毛泽东撰写的社论,庆贺济南解放:“任何一个国民党城市无法抵御人民解放军的攻击了!”解放战争进入决战阶段,解放军的战斗力已经由弱变强。过去是围城打援,现在可以直取坚城。华东解放军可以拿下济南这样的坚固城池,那实力更强的东北野战军为何不能攻克沈阳、锦州、长春!

手握重兵的林彪,开始选择自己的攻城目标。

9月12日,南下北宁线,刀锋直指锦州。10月2日,林彪又犹豫了,发报毛泽东,要求北上先打长春!

曾泽生9月22日的犹豫,林彪10月2日的犹豫,很可能改变60军的命运。先打长春,曾泽生的60军将从中国军旅消失,而卢浚泉的93军将退往云南老家的方向。先打锦州,卢浚泉的93军消失,而曾泽生的60军有了新生的机会……

林彪的犹豫相当短暂,10月2日当天就恢复决心,还是先打锦州。

曾泽生的犹豫也相当短暂,自9月22日以来,一直密谋起义行动部署。

但是,蒋介石不允许你犹豫。10月4日,長春守军最高司令官郑洞国召开两军作战会议,下令出击!蒋介石判断,东北解放军的主力正在南下,长春方向兵力空虚,正好乘机突围!

困兽犹斗,何况两支能征惯战的主力军。新7军派出主力新38师,这个师在中国远征军中战功赫赫,连外国都去得,难道出不得长春城?

可惜,能打得了外国强军,打不过解放军。新38师出城就遭遇阻击、伏击、游击,狼狈不堪。

郑洞国要求曾泽生出兵支援,曾泽生比新7军军长李鸿聪明,派了一个团出城,应付一下就撤回了。有理由啊,部队连饭都吃不饱,哪有力气出征。

曾泽生的应付性出征,气坏了545团副团长赵国璋。

都到什么时候了,你不但不起义,还要与解放军作战?赵国璋所在的60军秘密党支部,与曾泽生、陇耀、白肇学等高级将领并无直接联系,不知道曾泽生正在策划起义。

中共策反60军的工作,为防泄密,上下隔绝。曾泽生由解放军高级敌工部门直接联络,潜伏在60军内部的党支部在基层秘密活动,不接触高级军官。545团是秘密支部掌握的力量,眼看曾泽生犹豫不决,副团长赵国璋和团长朱光云商定,10月9日,我545团独自起义!

60军不起义,545团独自行动,里应外合,解放军也会减少攻城的牺牲。赵国璋不知道,曾泽生正在筹划起义,如果一个团贸然行动,反会干扰大局。上下不通,阴差阳错,半年前的营口起义曾经出现这种状况,反而导致秘密力量的损失,推迟了起义进程。

长春也差点出事,赵国璋派出的交通出城时被特务查获!一旦密信泄露,不但545团,连整个60军都危险。幸亏这名同志英勇,一口吞下密信,打死也不说。

城内的交通无法出城,城外的围城指挥部心急如焚。一方面设法争取60军,一方面抓紧反突围部署。只要再坚持10天,拿下锦州的东北野战军主力就可以回师北上,那时打长春就像瓮中捉鳖。

长春起义和攻克锦州同步进行

长春城外,萧劲光等围城将领,整日琢磨城中动态。

长春城里,曾泽生等守城将领,也在寻找出路。

10月10日,新7军军长李鸿来访曾泽生。第二天,曾泽生回访李鸿。乔景轩诧异,两个从不来往的军长,现在居然交往频繁?

听下来又没有名堂,两个军长见面,只是相互打听一下部队的状况。都说没有力量出击突围了,都不说还有起义的活路。中央军和滇军隔阂很深,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还是不能协同作战。

不过,曾泽生还是摸到了对手的底牌,新7军军长李鸿和暂编52师师长李嵩,都是心无斗志。那么,自己率先起义,大概不会遇到强力反抗。

10月13日,曾泽生决定采取行动。行动之前,先要派遣两个联络员出城。谁能与解放军沟通呢?曾泽生选中那两个被解放军释放回来的校级军官,张秉昌和李峥先。

10月14日清晨,两个联络员悄悄出城。同日同时,长春南方的锦州城被炮火笼罩,解放军发起总攻!

历史就是这般巧合,长春起义和攻克锦州,同步进行!

曾泽生派遣联络员出城时约定,15日早晨返回。可是,等到16日中午,两个联络员还没有回来。长春城里惴惴不安,陇耀和白肇学不停地给曾泽生打电话,解放军是什么态度?

原来,张秉昌和李峥先14日出城后,到穷岗子找到解放军东北军区前方办事处,办事处敌工科科长李竞看到曾泽生、陇耀、白肇学三人签名的重要信件,于15日上午骑马奔向东北野战军第1兵团部。此时,办事处主任刘浩正在兵团政治部,副参谋长潘朔端正在兵团司令部。两人研究信件后,潘朔端判断确实是白肇学亲笔书写,曾泽生等三人亲笔签名也是真的。

60军终于决心起义了!负责策反工作的兵团政治部十分振奋。这时,兵团司令部又传来绝密情报:蒋介石下令长春守军突围!

兵团副司令员勃然大怒:“这封信连章都没盖,是个骗局!”假称起义,让解放军让开一条通路,不正好突出重围?

这种怀疑不是没有根据的,淮海战场发生过起义部队的背叛事件。1946年1月,国民党第6路军总司令郝鹏举在台儿庄战场起义,成立中国民主联盟军。郝鹏举的民主联盟军与潘朔端的民主同盟军南北呼应,在全国影响很大。不同的是,潘朔端起义后加入共产党,制止杨朝纶叛变。而郝鹏举则在起义后首鼠两端,在国民党军队大举反攻的时候又率军背叛,还抓捕军中五个解放军联络员。朱克靖,中共早期党员,北伐第6军党代表,就死在郝鹏举手里!

事实证明,有些旧军官全无信念,叛了又叛全是看风头,谁在战场上得势就投靠谁。现在解放军虽然围困了长春,但兵力并不够,主力都南下打锦州去了,围困长春的只剩6个地方独立师和民兵。如果长春守军实施骗术拼死突围,战况还真的难料。

在这种情况下,谁能为曾泽生打保票?兵团司令部根据最新敌情,紧急讨论反突围作战计划。这时,熟悉滇军的刘浩激动地表态:愿意只身潜入长春,不惜牺牲也要弄清真相!

难题摆在兵团司令员萧劲光面前。

萧劲光特意询问潘朔端的意见。潘朔端在滇军时是曾泽生的把兄弟,最了解情况。潘朔端在1946年海城起义后很快加入共产党,值得信任。

潘朔端同意刘浩的意见,曾泽生确有起义的可能。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萧劲光果断拍板,同意刘浩和潘朔端的意见,跟他们去谈。

“60军愿意起义,我们欢迎!如果企图突围,我们就坚决消灭它!”

60军的两个师完成了对新7军的布防

1948年10月16日,漫长的一日。

上午,东北解放军第1兵团参谋长解方和潘朔端、刘浩,同60军代表张秉昌、李峥先当面谈判。也在这个上午,蒋介石下令长春守军全军突围!

中午,曾泽生突然接到总部电话通知,请军长开会!

去了就可能被扣押,曾泽生推说正在吃饭。可电话立即又来了,司令长官郑洞国亲自通话:“有紧要事,立即来一趟!”

曾泽生未免多心,是不是起义的密谋泄露了?

不去?郑洞国更会疑心。反复思量,曾泽生决定还是得去,去前打電话给陇耀和白肇学:“如果郑洞国把我扣起来,你们仍按原计划行动!”

中午,曾泽生来到郑洞国的司令部。郑洞国告诉曾泽生,锦州的通信断了!

锦州丢了?曾泽生暗自庆幸,幸亏自己要选择起义。

郑洞国又传达蒋介石的命令:“空援机油两缺,立即向沈阳突围。”郑洞国又布置曾泽生,今晚开始突围行动!

曾泽生只能表态同意,但又强调:部队士气低落,突围对60军没有希望。

郑洞国没有再逼曾泽生,他也知道,60军和新7军都没有力量再出击了。自己找曾泽生来,不过是传达一下,传达一个无法执行的上级指令,应付上级,也是应付自己的忠诚观念,军人总得服从上级啊。

眼看郑洞国缺乏斗志,曾泽生心生一念,是否说服新7军一起行动?

驱车赶到新7军,李鸿正发高烧躺在床上。走到门口,曾泽生又犹豫了。起义这种大事,怎能轻易告诉蒋介石的嫡系呢?

16日下午,曾泽生终于等回自己派出的谈判代表。张秉昌和李峥先传达了解放军围城指挥部回答的五条意见。曾泽生欣然同意,全军立即开始行动。

晚上,曾泽生赶到暂编21师,召集营以上军官会议。

曾军长亲自主持讨论全军前途,军官们议论纷纷,有的说坚守,有的说突围,总是言不由衷。曾泽生反复启发,终于有李树民团长提出起义,全场立即进入紧张气氛—— 这是要杀头的建议啊!

全场所有人都望着曾泽生!曾泽生在60军,还是很有威望,许多军官都是他从军校带出来的学生,又跟着他南征北战打出来的。现在,大家也寄希望于曾泽生,盼望军长能把大家带出去。

曾泽生表示赞成起义,这是可以走的一条路。会场顿时活跃起来,这是大家早已盼望的活路,只是需要军长捅破这层纸。

陇耀立起身来,郑重地向曾泽生报告:“暂编21师全体赞成起义,请军长下令行动。”

曾泽生当即下令,全师向新7军布防,防止老蒋的嫡系部队反抗!

曾泽生接着又赶往182师,白肇学早已等待在那里。曾泽生又启发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朱光云团长首先提出起义。

16日晚8点,60军的两个师完成了对新7军的布防。

只剩个暂编52师了。

曾泽生拿起电话,通知李嵩师长带三个团长来军部开会。李嵩等人匆匆来到,还以为是执行蒋介石的突围命令。早已准备好的副官长张维鹏,带卫士下了李嵩和三个团长的枪。

至于那些特务,曾泽生指派亲信军官上门抓捕。乔景轩去抓最反动的徐树民,那家伙战时不在岗位,乔景轩把他从情妇家里掏了出来。

16日午夜,长春城外,解放军围城指挥部来了两个60军的副师长、正式代表李佐和任孝宗。杨重特意点名李佐,这是60军高官中与共产党关系最近的人物。

也是在午夜,长春城里的守城指挥部,郑洞国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60军暂编52师副师长欧阳午小声报告:“60军将有异动!”

60军要起事?郑洞国不大相信,今天中午刚刚见到曾泽生,他没有任何异动征兆啊!莫非是那个副师长神经过敏?

不一会儿,郑洞国就得知真相—— 曾泽生来信了。

不强加于人,才能赢得更多的朋友

10月17日凌晨,曾泽生赶到545团。这是60军的主力团,团长朱光云主动提出起义,曾泽生信得过。这个起义指挥部选得够准,这里也是共产党最信任的部队,副团长赵国璋是地下党员。

曾泽生到达指挥位置,亲笔给郑洞国写了一封信,劝说郑洞国起义。

解放军传达的起义五条,要求曾泽生对郑洞国和新7军布防,这意味着要求60军配合解放军歼灭新7军。

布防,曾泽生做了;对新7军动武,曾泽生不忍。郑洞国这个长官在长春还是比较公道,没有欺压60军,曾泽生不忍心对长官和袍泽动武。

曾泽生不忍动武,国民党特务却忍心杀人。就在这个凌晨,军警督察处将收押的48个未决犯全部秘密杀害。加上以前处死的人数,国民党特务在长春围城期间共杀害400多人!

17日上午,郑洞国把兵团司令部从伪满国务院大楼迁到银行大楼,这里的地下金库更加牢固,足以负隅顽抗。

17日中午,郑洞国的代表来见曾泽生,反而劝说曾泽生:“顾全大局,从长计议。”

“什么从长计议,我是反蒋起义!”曾泽生果决地说。

来人又说,作为军人,这样做并不恰当。

曾泽生早已过了这个军人忠诚关:“我们是背叛无义,走向正义!”

17日下午,曾泽生回到545团指挥部,见到解放军代表刘浩。刘浩上午来到545团,立即通知赵国璋,取消545团单独起义的计划,支持60军全军起义。刘浩见到曾泽生,立即回答了60军的全部要求。

曾泽生提出,部队从南方来没带棉衣,解放军答应解决御寒等所有物资。

曾泽生提出,有些云南官兵要求回老家,解放軍答应发给路费遣送回乡。

最让曾泽生难办的是,解放军要求60军配合解决新7军。刘浩代表上级表示:新7军由解放军解决,60军出城后改编为解放军部队。

说实话,起义到了这个份上,曾泽生不再怕蒋介石报复,而是担心共产党会怎样对待,不只是如何对待自己,而且包括如何对待这支部队。现在好了,这支军队保住了。

曾泽生解下自己的佩枪,郑重地交给刘浩:“这是兄弟的一点心意。”

刘浩郑重地接过,心中翻腾。所有军人都懂得,曾泽生这个动作的含义。

枪是军人的第二生命,让军人缴枪只有一种可能—— 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受降仪式上,日军将领向中国受降官交出佩枪和指挥刀。

可是起义不同,起义部队不算投降,起义部队不缴枪,起义部队依然配备武器。曾泽生主动把佩枪相赠,就是一种象征性表示:呈送军权,接受指挥。

曾泽生十分感谢共产党的大度,蒋介石总是强令部下打那些不可能打胜的仗,而共产党并不强求自己做难以做到的事。只是,曾泽生当时还不知道,解放军这个决定是通天的!

东北野战军围城指挥部要求曾泽生配合解决新7军,本是作战的需要。曾泽生不愿干,就显示起义立场不鲜明。

怎么办?策反大事,要由中央决策,东北野战军向中央发报请示。

毛泽东回电:你们争取60军起义的方针是对的,1兵团对60军对待分析和处置也是对的。唯要60军对新7军表示态度一点,不要超过他们所能做到的限度。这就是说,60军不必攻打新7军,只要把部队拉出城外就够了。

不强加于人,才能赢得更多的朋友。

曾泽生没有见到毛泽东的电报,却能感到共产党人的胸怀宽大。

这时,曾泽生又收到一封电报,93军军长卢浚泉劝说60军起义的电报。原来,解放军攻克锦州时,守城的93军师长安守仁不作抵抗,卢浚泉成了俘虏。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接见卢浚泉,希望卢浚泉为滇军起义和云南解放作出贡献。卢浚泉后悔啊,自己和共产党的关系,原比曾泽生更近。

看到卢浚泉的来信,曾泽生又想起郑洞国,再次电话劝说。郑洞国没有力气反驳,只是说:“我是军人,要保持军人气节,不成功便成仁。”

军人的尊严

不成功便成仁,郑洞国还是有成仁的机会的。

60军起义,部队开出城外,解放军部队入城接防。这样,解放军就同新7军隔着街道相对。肩膀挨着肩膀,这仗还怎么打?新7军上下全无斗志。

长春城里,只剩一座银行大楼,还在孤零零地顽抗。其实也没有顽抗,因为解放军根本就没有攻打这里。

第二天,黄埔一期毕业的郑洞国,接到两位黄埔老师的消息。

蒋介石校长严令:长春守军18日突围去沈阳。

周恩来主任来信,劝说郑洞国起义。

郑洞国拿着两份指令,左右为难。蒋校长的突围指令无法执行,新7军被围困在长春城里,就像等待宰杀的羔羊。

郑洞国十分尊重周恩来这位黄埔军校的政治部主任,可是他又不肯起义,不能落下背叛的名声啊!

这时,有个记者假传圣旨,冒充郑洞国下令新7军起义。新7军巴不得这声号令,立即放下武器。于是,银行大楼里的郑洞国,真的成了孤家寡人。

解放军包围银行大楼,炮口直指大门,但就是不开炮。周恩来指示,要争取郑洞国战场起义,带动国民党军队的黄埔系统。

地下室里的郑洞国,又接到杜聿明从沈阳发来的电报,说是打算派飞机营救。哪里还能飞?现在就是变成飞鸟也逃脱不了!郑洞国向杜聿明发出诀别电报,表示要自杀成仁。

10月20日,全天,长春城里没有任何枪声。解放军不发一枪,等待郑洞国的觉悟。郑洞国也在等,不知等待什么。

21日凌晨,郑洞国再也等不下去了,拔出手枪,准备自杀。早已准备好的卫士立即抱住司令,夺下手枪。接着,卫士向天开枪,楼外的解放军也打了几枪。

卫士向司令报告:“我们作了最后的抵抗,只能放下武器。”

郑洞国无奈地表示:“我不起义,我算投降。”郑洞国认为,起义是背叛,投降是无力抵抗而放下武器,不涉及名节。

其实,按照相关政策,起义的待遇要比投降好。

郑洞国放下武器走出银行大楼,还不忘提出一个要求,要我去解放区可以,不要照片见报。

一场好戏演下来,从卫士到解放军战士,全是为了顾全郑洞国的面子。这面子理应尊重,军人有军人的性格,荣誉高于生命。

军人出身的蒋介石,当然了解军人性情。熟悉军人的蒋介石屡屡玩弄手腕,却最终失去军心。

中共领袖充分尊重对手的人格,平等相待,赢得滇军的人心。曾泽生战场起义,长期担任有军权的军长。郑洞国战场投诚,后任全国政协常委,其孙子郑建邦现任民革中央副主席。就是被俘的卢浚泉,也得到解放军的礼遇,后来还为云南解放出力。

长春起义,最高兴的还是滇军官兵。潘朔端乘坐敞篷吉普车,率先冲进城里,被特务的冷枪打穿衣袖。地下党员赵国璋扬眉吐气,主动接管郑洞国的指挥部。刚到银行大楼,他就看到花岗石墙壁上的枪眼,说明这里发生过并不激烈的战斗。进入大楼,收缴了一些残留的武器和文件,又意外地发现两头奶牛。

奶牛?这就是说,在饥饿的长春城里,还有国民党的高官在喝着鲜奶。赵国璋气愤难平,这样的军队不垮,天理难容!

第一次吃上革命饭

60军2.6万人出城,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老百姓不但不怕这支部队抢粮食,还给部队送菜送饭。

第1兵团参谋长解方会见曾泽生,两人都当过旧军官,解方是东北军的,曾泽生是滇军的。曾泽生承认自己觉悟太迟,解方宽慰曾泽生:“革命不分先后!”

围困长春的解放军第1兵团设宴,欢迎曾泽生。曾泽生端起饭碗感叹:第一次吃上革命饭!

众人会心而笑。军旅有话:当兵吃粮。职业军人,向来以军事为职业。现在不同了,解放军是革命军队,职业军人变成革命军人了!

不仅60军有粮可吃,长春城的老百姓也有了粮。长春开城,解放军立即调运大批粮食进入,长春城里的饥荒一夜消失。

这就是战争!从围城到开城,长春城经历多少人间大剧。

从锦州到长春,从东北到华北,一场改变中国命运的大决战打响了!辽沈战役是三大战役的开端。武力攻克锦州,和平拿下长春,两种战法同步推进,随之又实现沈阳的不战而胜。

长春起义是长春之幸!长春城里还有个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当然重视长春起义。纪录电影 《民主东北》 里,有了曾泽生出城和解放军将领握手的鏡头。后来,长春电影制片厂又摄制了故事片 《兵临城下》。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东北探索的两种取胜途径,在平津战役中再次实践,毛泽东概括为武力强攻的“天津方式”与和平解决的“北平方式”。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实力的增长,“北平方式”的应用越来越多。

这场大战不只是斗智斗勇,还在竞赛胸怀,谁的胸怀宽广,谁能赢得人心。

得民心者得天下,得军心者得胜利。解放军的策反艺术,就是现代的“化心大法”。能够进入这样的革命军队,堪称60军之幸。

东北滇军有过三次选择:184师潘朔端率先起义,所部升格扩编;93军卢浚泉临局迟疑,全军覆没;60军曾泽生临渊转向,部队得以保全。

这个军随即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参加解放全中国的南下作战。1950年又掉头北上,在朝鲜战争中打出军威。直至1985大裁军,50军并入13军。近年,还有一些50军的退伍军人拍摄了一部记载军史的纪录片 《一个军的传奇》,这就给了笔者大量采访的机会。

多少年过去,人们还没有忘记这一个军和这一座城。

想当年,从长春围城到长春开城,历史的机遇转瞬即逝,有人抓住机遇,有人失去机遇。

看而今,怎么看待这段历史,仍然有个机遇判断问题。看清历史大势,才能避免再次失去历史机遇。

(选自《党史博览》2018年第9期)

上一篇:制度的风景: 旅苏游记与四十年代 文化人的政治选择 (下)

下一篇:古代贪官都爱往家里藏啥?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