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读书文摘 > 文章 当前位置: 读书文摘 > 文章

一场事先张扬的潜伏戏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吴基民

兄弟“反目”

1940年10月10日,重庆 《中央日报》 在显著位置刊登了陆军上将唐生智的一则启事,全文如下:四弟生明,平日生活行为常多失检,虽告诫谆谆,而听之藐藐,不竟近日突然离湘,潜赴南京,昨据敌人广播,已任伪组织军事委员会委员,殊深痛恨。除呈请政府免官严缉外,特此登报声明,从此脱离兄弟关系。此敬。”这则启事在 《中央日报》上连登了10天,引起了轰动。

而此刻,唐生智的弟弟唐生明已携带娇妻—— 著名电影演员徐来,以及孩子保姆等一大家子,从桂林飞香港,随后乘坐超豪华的邮船抵达上海,住进了赌场大亨潘三省的公馆里。

唐生智,陆军上将、湖南军阀。抗战中,他最重要的举动,就是在“八一三”淞沪抗战后主动请缨担任南京城的城防司令。1937年12月,日军攻破南京城,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唐生智从此念佛吃素,担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运输总监的闲职。

唐生明,唐生智的四弟,黄埔军校四期生,林彪的同学,长期担任蒋介石的侍从参谋,被视为蒋介石的亲信。其实,这放在古代中国,就好比是唐生智的人质,被扣押在蒋介石的身边。但蒋介石待他不错,军无寸功,被升为中将,抗战爆发后,先是担任长沙警備代司令,后任常桃 (常德、桃源) 警备司令,一直到1940年离职。

唐生明一行人抵达香港以后,先派徐来的私人秘书,其实是戴笠的亲信、军统特务张素贞到上海打前站,主要是向京 (南京) 沪人士放出风声,说唐生明吃不了陪都重庆的清苦,想要来上海闲居。近半个月后,张素贞回来报告说,一切都已安排妥帖,唐生明等才放心地登上邮船,抵达上海已是中秋。

当天下午,伪政权特工总部头目李士群轻车简从来到潘三省家里,略加寒暄便直奔主题:唐先生你从重庆到上海,究竟有什么打算?唐生明当年在上海虽然花天酒地,一掷千金,交友甚广,但与李士群却从无交往。两人第一次见面,唐生明直吐胸襟,说自己与夫人徐来一直生活在上海,享乐惯了,虽在重庆不过几年,实在过不下这清汤寡水的生活。本人这次抵沪,绝无其它打算,只想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当个“寓公”,还望李先生多多关照。李士群淡淡一笑回答:我的太太是徐来女士的影迷,我为你和夫人接风,顺便也好让我的太太与她的小姐妹一睹大明星徐来的风采。

唐生明的夫人徐来,原名小妹,家境贫寒,靠自己努力以及他人帮助,成为中国电影默片时代的第一明星。成名后取名徐来,有“清风徐来”的含义。她长相甜美秀丽,有“东方第一美人”之称,后受阮玲玉自杀的影响,退出电影圈嫁给了唐生明,从此生儿育女,相夫教子。

李士群、叶吉卿夫妇设宴为唐生明徐来接风,以后一连几天,李士群均亲自陪同和唐生明闲逛,两人一见如故,竟成了朋友。这么过了四五天,李士群带来口信,说汪精卫想在南京见他。唐生明摆出一百个不愿意的样子,但经不住李士群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动身。

到达南京的当晚,周佛海盛宴款待唐生明徐来,同时几乎将汪精卫身边的红人都请了出来,这些人中有陈公博、梅思平、叶蓬、丁默邨、罗君强等,都是唐生明熟悉的朋友。第二天晚上,汪精卫又下帖子请唐生明夫妇吃饭。汪精卫一见唐生明就讲:你来了很好,我非常欢迎像你们这样搞军事的黄埔生多来一点,这样我们才能建立一个像样的军队。汪精卫让唐生明先在上海安个家,当即吩咐周佛海为他找个房子,汪伪武汉绥靖公署主任叶蓬顺水推舟将他在上海金神父路 (今瑞金二路) 号的花园洋房送给唐当公馆,而周佛海则送他一部新式轿车。为了方便唐生明在南京活动,汪精卫再拨一幢南京西牯岭路上的花园洋房作为他的公馆。

这顿饭吃罢,几天以后南京的伪中央社向外发布了一则题为 《唐生明将军来南京参加和平运动》 的新闻:“国民政府改组还都以来,革命军人之谙识体治深明大义者纷纷来京报到,积极参加和平运动。顷悉唐生明将军也已来京……汪主席于赐见之余,至为欣慰,且深致嘉许,已决定提出中央政治会议,界以军事委员会委员要席”。唐生明羞羞答答、扭扭捏捏,最终还是“落水”了。

于是,这才有了本文开头,唐生智将军那则义正辞严的“启事”。

蒋介石导演的潜伏戏 ?

唐生明公开投敌,在全国引起很大的震动。但谁也没有想到,这竟是蒋介石亲自导演的一场潜伏大戏。

1940年初春,驻扎在长沙的第八战区司令薛岳亲自打电话给唐生明,说是委座让他赶赴重庆,有要事与他商议。唐生明风尘仆仆飞到重庆,立刻被戴笠截下,亲自将他与徐来的私人秘书张素贞接到了戴公馆。唐生明问戴笠,委员长把他招来有什么要事?戴笠枉顾左右而言他,只是对他讲:想不想到上海去住一阵子,按照你原来的生活方式花天酒地,顺便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唐生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一再追问,戴笠却不说。

终于有一天,戴笠将唐生明请到了自己的书房密室,对他讲:校长 (指蒋介石) 近来再三与我提到,有一个任务只有你才能胜任。这几年我们与汪逆的暗斗中,军统在上海、南京的绝大多数机关都被他们破获,牺牲了无数同志。在那个地方的工作,校长认为比什么都重要。校长思来想去,认为最适宜的人只有你了。你、你大哥与汪精卫等人从来没有撕破过脸,你的太太与他们这些人的太太又十分亲热,可谓无话不说。派你去做卧底最为合适。

以前碰到任何事情,唐生明都会找大哥商议,但这次刚一提到大哥,立刻被戴笠回绝,戴笠再三关照:此事除了在这房间里的三个人,绝对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

这以后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蒋介石两次召见了唐生明。蒋介石再三表示让戴笠绝对保证唐生明的生命安全,同时让唐有机会亲自对汪精卫以下的汉奸们明示:以后只要他们做的事对得起国家,对国家有益,将来都可以得到宽恕……他当场拿出了一万元 (当时合20两黄金) 作仪程,同时还给了一张由他与宋美龄签名的合影照,让他转交给唐生明的母亲。

这以后,戴笠便亲自给他下达了任务,主要有三项:其一是动用以前所有的关系,设法掩护在上海南京活动的同志,不要让他们再遭到破坏,已经被捕的,尽可能营救出来;其二是摸清楚日伪大体的战略动向和军事情报;其三是策反,除了汪精卫,要向他们告之领袖的意思,回头是岸。他再三提到李士群这个人,说他对军统中统组织的打击破坏最大,心狠手辣,但又通过杜老板 (指杜月笙) 想和我们搭上关系。如能策反,则可用之;不能策反,则设计干掉他。

戴笠告诉唐生明军统在上海、南京残余的一些机构关系。并再三强调,这些关系他都可以动用,但他又建议唐生明目前尽可能一个也不要去用。戴笠直接派了一部电台供他使用,报务员叫夏筱梅。他当着唐生明的面关照张素贞,凡有一点点危险的事,都由她负责去做。她唯一的任务是确保唐生明夫妇的安全……

于是,一场大戏拉开了序幕。

唐生明“落水”

1941年4月,春寒料峭。李士群来到金神父路24号唐生明在上海的住所,一进门就跑进唐生明的书房,关起门讲:汪政府准备成立一个权力很大的清乡委员会,由汪亲任主任委员,陈公博、周佛海担任副手,再由他任秘书长,负责具体工作。李士群讲想请唐生明出山,担任委员会下属4个处中最主要的军务处长。

唐生明“落水”后,在南京上海两处跑跑,优哉游哉,与徐来一起吃喝玩乐,打牌跳舞,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几乎忘了自己是个卧底,担负着极为重要的工作。初一听“清乡委员会”不就是成年累月要到乡下去跑吗?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便借口倦于政务,一口回绝了。李士群扔下一句“这是汪主席推荐日本畑俊六最高司令长官同意的”狠话,悻悻而去。

这一下唐生明犯难了,随即请示委员长。几天后,戴笠回电说,看来你已通过汪精卫、李士群对你的审查考核。委员长对你的任命极感兴趣,此项工作极为重要,盼努力办好。这下,唐生明再无推托的理由。

5月1日,清乡委员会正式成立,7月初唐生明走马上任,第一项工作就是通过清乡建立“苏州试验区”,说白了就是要确保上海至南京铁路沿线的通行安全。唐生明致电戴笠,寻求配合,戴笠一口答应。当时沪宁沿线已无国民党的正规军,新四军的主要活动也在苏北,沪宁一带抗日力量主要的就是“忠义救國军”,基本上都归戴笠指挥。于是一声令下,这些忠义救国军几乎全部销声匿迹。

这期间,“苏州试验区”的正副主任李士群、唐生明也几次亲自率领下乡清剿,但都没有遇到过什么抵抗。于是报刊上登出的都是清剿部队“所向披靡”,试验区里“一片清朗”。日本人将信将疑,8月中旬派遣军司令畑俊六大将亲自率员视察试验区,果然是“治安情况良好”。汪精卫从日本回来,于9月上旬同样兴致勃勃率领南京的一帮官员视察试验区。一连三天又是“检阅部队”,又是“下乡亲民”,都平安无事,便有些飘飘然了。他从苏州回南京,对同坐一车的唐生明讲:还是你懂军事,如果我们多一些像苏州这样的试验区,何愁和平建国大业不能成功。你是我的学生,你以后要替我多分担些责任。以后凡是汪精卫召集的重大军事会议,一概会把唐生明召来参加。

不久日军决定由阿南惟几率领的十一军为主力,发起第二次长沙会战。在他亲自制定的计划中,以十一军的四个主力师团突破汨罗江,南下进攻长沙,把薛岳领导的第九战区部队包围在湘江岸边,一举歼灭。唐生明在汪精卫的办公室里获悉了这一计划,迅速将这一情报让报务员夏筱梅电告戴笠,并由蒋介石告之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

蒋介石与薛岳了解了日本人的战略意图后从容应付,首先避免了在日军四个师团突然打击下的重大损失,然后在日军攻占了长沙、株洲后,并未慌张,依然奋战,最终收复失地,取得了第二次长沙之战的胜利。

在从事卧底盗取情报这项工作中,徐来所起的作用相对唐生明一点也不逊色。徐来在上海的日常交际中,打麻将练就了一手好技术,闲来无聊,徐来隔三差五就和汪精卫夫人陈璧君、陈公博情妇莫国康、周佛海老婆杨淑慧、李士群老婆叶吉卿等太太们一块儿打麻将。徐来喂牌技术极高,想要谁赢总能不露声色地将关键牌喂给她,于是这些太太们打牌总会叫上徐来。徐来在与这些太太们的闲聊中获得了许多重要情报。

1941年10月,李士群一手策划中华旅社绑架案,当时太平洋战争还未爆发,李士群秘密派遣十多个76号特工,携带手枪,闯入了位于英租界的中华旅社绑架了正在旅社内开会的国民党江苏省党部主任马元放、国民党嘉定县长张北生,以及江秉中、葛裕奇等6名重要干部。坊间传出马元放、张北生已经自首投奔“和平运动”。戴笠十分着急,严令军统上海区的特务查明这些人是怎么被捕的,现状究竟如何,但军统上海区迟迟报不上消息。无奈之中,戴笠只好致电唐生明,但李士群对唐生明防范甚严,强行排查十分困难,于是徐来出动了。她应约在南京慈悲社58号陪同周佛海的老婆杨淑慧打牌,周佛海怕老婆是出了名的,凡是周佛海晓得的事,无一不对杨淑慧汇报。从杨嘴里套到了不少关键信息,唐生明随即电告戴笠,戴笠随即下令切断与马元放等所有联系,伺机将张北生制裁。

仅一年多的时间,唐生明、徐来夫妇在京沪两地游刃有余,谍报工作做得风生水起。但谁也不曾想到,一个知道唐生明真实身份的人,在1941年10月30日凌晨在法租界兰心大戏院门口被日本宪兵抓获送到76号,随即叛变。此人就是军统上海区区长、号称军统四大金刚之一、戴笠手下第一号杀手、河内刺汪案的负责人陈恭澍。

“不负校长重托”

1941年11月初的一个上午,唐生明正在苏州“清乡委员会”的办公室里喝着清茶,突然接到了李士群打来的电话,让他放下手上的公务立刻到上海76号特工总部来一趟,有要事商量。唐生明搭上了从苏州开往上海的京沪特快,在车上他闭目养神,心中却在盘算着:上海区究竟会出些什么事情?而这些事情对他会产生些什么影响?

记得临行前戴笠曾在戴公馆的密室对他说过:他这次到南京当卧底,整个军统上海区一千多号人中只有区长陈恭澍、书记长齐庆斌两人知晓。这两人均是军统的核心骨干,万万不会出卖你。我派陈恭澍到上海区,是有深意的,因为他主持过河内刺杀汪精卫的大案,汪精卫对他恨之入骨。汪伪政府建立以后,校长和我曾派了多人赴京制裁汪逆,无一成功;但凡被擒,无一生还。因此陈恭澍知道,如果他被抓到,断无活下去的可能,一定会自我了断,决不会牵连到你。

火车到了上海,李士群已在办公室里等着唐生明的到来。李伸手按下桌上的电铃,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两个特务便押了一个人进来,李大声喝道:陈恭澍,你认识这个人吗?唐生明望着陈恭澍,一言不发。陈恭澍则回答:不认识。李士群见陈恭澍与唐生明的对质没有效果,只好悻悻说道:生明兄,你的事情我作不了主,汪主席已经有电话来了,叫我把你和夫人送到南京去见他,你就当面去和他说吧。

列车刚一停靠下关车站,风云突变,只见好些个日本军官带着几个宪兵走上车来,直扑包厢。日本人将唐送到当时汪伪政府接待外宾的住所,但门外有宪兵守着,唐生明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那几个军人又来了,一同把他送到日本派遣军总司令部。都甲大佐、延原中佐、市川中佐已在参谋部等他。这三个人他都认识,尤其是主管76号特工总部的都甲,他不止一次见过面。一见唐生明,这三位高级参谋都非常热情,连连夸奖唐生明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优秀军人。

三位校官见唐生明一言不发,都甲大佐走上前来拍拍他的肩膀说:你不用害怕,你是个什么人,你做的一切我们都知道。总参谋长河边正三将军正在他的办公室等着你了。说罢,三个人簇拥着他,恭恭敬敬地将他送到了河边中将的办公室。河边将军亲切地招呼他入座,说:我们知道绝大多数中国人不喜欢汪先生。我们也一直在找能够真正和蒋介石先生通得上话的渠道,现在找到了,这就是你。你是自由的,日本軍人将负责保护你的安全,如果没有电台,都甲可以帮助你建立电台,方便你随时和重庆之间的联系。

这真是峰回路转,唐生明长长地舒了口气。随后,唐生明与徐来商议,把这几天发生的情况详细拟了个电文送给戴笠,戴笠回电,大大夸奖他一番,说他不负校长重托,超额完成了任务。同时慎重传达蒋介石的指示,让他完全以个人的名义与日方周旋,保持好这一条来之不易的通道。同时对日方提出的任何问题,不先作具体答复,一定要请示后才可答复。

汪精卫获悉日本总司令部与唐生明的接触后,十分不满,痛骂唐生明不够朋友。而李士群获悉这一消息后,反倒恭维了唐生明一番,只是暗中加强了对他的监视。

几天以后,都甲大佐果然带了一位名叫松井的大尉来到了唐生明家里,负责联络与保护。同时还在他家里设了一部电台。松井“朝九晚五”等于到唐生明家里来上班了,一直在他家里待到日军无条件投降……

刺杀周佛海

自从唐生明是蒋介石卧底的身份半公开以后,上门来和他公开示好或暗通款曲的大小汉奸是络绎不绝,其中包括周佛海、叶蓬、任援道、丁默邨等手握大权的实力人物。唐生明与徐来经过细细盘算,认为策反周佛海,让他成为重庆方向一枚棋子的可能性最大。

周佛海,中共一大代表,但他参加一大以后不久就退出了共产党,加入了国民党,成为蒋介石的亲信。1937年抗战爆发以后,他是专门与坚决抗战人士唱反调的“低调俱乐部”的重要成员,汪精卫投靠日本落水当汉奸以后,他即赴上海、南京与汪精卫会合,成了汪伪政权中的第三号人物,掌握着伪财政部长、上海市长与特工总部等重要实权。但他为人圆滑,与戴笠的关系始终没有断过。

唐生明到上海不久,就从周佛海、杨淑慧夫妇的嘴里得知:周的母亲马氏,以及杨淑慧的父亲杨自容及继母以及妹妹等均在湖南。周佛海不时向他探听从湖南到上海的路线,想将他们接到上海。唐生明报告戴笠后,戴笠随即将马氏与杨自容等人全部扣了起来,送到贵州息烽的集中营,专门辟了一座小楼,将他们软禁了起来。

周佛海是个孝子,得知母亲被拘后,又不敢与戴笠翻脸,对外只好说,此事决非重庆方面所为,一定是地方无知者干的……一面又时常在唐生明面前泣泪,表示自己的行为拖累了母亲与岳父母,心里万分不安。唐生明见时机成熟,让戴笠善待其母,最好能寄些照片过来。不久戴笠便派人送来其母的照片以及杨自容的亲笔信,信中转达了其母亲的话,她以岳母刺字为例,希望他不必作孝子,但一定要做忠臣,不要替周家祖先与子孙后代丢脸。

此后周佛海直接与戴笠建立起了联系,为了不让唐生明冒太大的风险,戴笠另派大特务程克祥与彭寿负责与周佛海联络。1943年来,彭寿带了部电台潜入上海,干脆将电台设在了周佛海掌控的财政部驻上海办事处内。1944年冬天,马氏在贵州中央医院因病去世,戴笠特意做戏,亲自操办了马氏的丧事,还代周佛海做孝子,披麻戴孝跪拜在马氏遗体前为她送终。

这一些照片均通过程克祥送到周佛海手里,周佛海深受感动。老奸巨猾的他审时度势,知道日本鬼子与汪伪政权大势已去,心甘情愿为蒋介石效力,他听从蒋介石与戴笠的指令,当日寇宣布投降时,让自己的部下与戴笠的忠义救国军抢先占领了上海,稳住了局势,为蒋介石立下了大功,虽被判了死刑,但随即被蒋介石特赦,最终免了一死。

唐生明与周佛海联手干的最大一件事,是借日本人之手杀掉了李士群。李士群是极其凶残又反复无常的政客。他早年加入中共,是中共特科的一员。以后被中统特务捕获,随即叛变加入中统。抗战爆发后,他被日本特务拖下了水当了汉奸。他与丁默邨一起创办了“76号”特工总部,疯狂地残杀抗日人士以及无辜百姓,官越做越大,他不仅是特工总部的实际负责人,还是汪伪清乡委员会的负责人,汪伪江苏省的省长。

戴笠原先给唐生明的任务之一,是策反李士群。但唐生明策反无果还险遭他的毒手,于是1943年5、6月间,戴笠给他下达了制裁李士群的密令。唐生明经过仔细考虑,替戴笠开出了上中下三策:所谓下策,是派特工刺杀李士群;中策是制造矛盾,让汉奸们火拼,在火拼中杀掉李士群;上策是借日本人之手杀掉李士群。正好现在天赐良机,原先最为赏识李士群的日本人是担任汪伪政权总顾问的影佐祯昭将军,不久前刚调到北平侵华日军的总司令部任职,他知道李士群树敌过多,在日本人中也不得人心,临行前乃至到北平以后,还再三规劝李士群放弃手中的权力到日本去呆上一阵子。但李士群不肯,他相信汪精卫是支持他的。这样,就给周佛海与唐生明密谋除掉李士群留下了空间和时间。

周、唐两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周佛海一手控制的税警总团一部分调到上海。税警总团武器装备精良,总团长一职始终由周佛海兼任,李士群对它垂涎三尺。周佛海故意辞职,让他的亲信罗君强担任,实权交给了副总团长熊剑东。熊剑东原为军统特务,在日本留过学,1940年初在上海被日本宪兵逮捕,与日本宪兵队特高科长冈村中佐成了好朋友。周佛海将熊剑东保释出来后刻意栽培,而冈村头脑简单,做事鲁莽,一直很看不惯李士群,现经熊剑东的挑唆,愿意亲自出手,毒死李士群。几乎所有的传记作品,都认为毒死李士群的生物毒药,是冈村从日本专家处得到的。但唐生明在自己的回忆录中称:是戴笠让当时担任戴笠与周佛海之间联络员的彭寿,从重庆带回来的。这种刚刚由美国研制出来的生物毒药,无色无味,沾上一点点,几天以后才会发作,一经发作,必然毙命。9月7日晚,冈田中佐亲自发请帖在百老汇大厦 (现上海大厦) 宴请李士群,李士群无法推托,只好带了翻译官夏仲明单刀赴宴,无奈之中吃下了极小一块拌了毒药的牛肉饼,9月9日药性发作,痛苦地在苏州家中去世。

李士群之死,沉重打击了汪伪汉奸的士气。

表面上看,唐生明与徐来在上海优哉游哉,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但他心思缜密,决策果断,实在是一个做卧底的好人选。

一次,唐生明接到戴笠的来电,说是校长有一件事让他去办。当时美国空军主要借助湖南芷江的机场对日本本土进行轰炸,由于路途较远,归航常有轰炸机被日本人击落或因油料耗尽而坠落。飞行员跳伞被日军抓住击毙的事时有发生。美国人希望蒋介石通过渠道向日本人传递一个信息—— 美军俘虏还是应该按照日内瓦公约办事,否则抗战结束,杀害美军战俘者一定当作战犯处理。按到这个电报,唐生明考虑了很久,婉转地找松井大尉商量。松井回答说:这件事找其他人谈都没有用,因为它涉及的地域太广大了,只有去找河边正三总参谋长才行。不过和他谈时不要提战犯,战争谁输谁赢在军部看来还没定呢。如果河边将军同意了,我可与各地区的宪兵队联系,让他们把被俘的飞行员送到上海来,关到上海外侨集中营 (今上海中学原址—— 笔者注),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

于是唐生明专门去了趟南京,找到了河边正三中将。河边点了下头说,那我就吩咐下去,让被俘的美国军人统统送到上海……这个举措,至少拯救了上百名美国军人的生命。唐生明投桃报李,抗战胜利后,他亲自出面找戴笠,关照驻上海港口司令、军统大特务谢灏龄,让松井作为被遣送的第一批日本人,顺利回到了日本。

唐生智在半明半暗做卧底的日子里,搜集到的最有价值的一个情报,却是“得来全不费工夫”。1944年初秋的一个傍晚,当时在日本海军省担任帮办的古川邀请他到霞飞路 (今淮海路)的家里去喝酒。古川的兄长曾在驻扎汉口的日本海军里工作过,汉语说得很流利。1928年唐生智下野后赴日本考察请他兄长做翻译,几个月里唐生智与他朝夕相处,对他与他的家人十分照应。于是当唐生明到上海投靠汪伪做卧底时,古川便找上门来,与唐生明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这一天两人在古川家里聊起了时局,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古川便吹嘘道:前一阵子日本海军是打了不少败仗,连山本司令官都玉碎了,这都是由于密码被美国人破译了。现日本海军已研究出了新的密码,并保持静默,让上百艘军舰聚集在琉球群岛,准备给美军航母以最后一击……唐生明知道古川负责给海军采办军火,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他继续与古川喝酒,一直喝到酩酊大醉才回家……

唐生明回到家中,赶快醒酒,让张素贞赶到自己设在虹桥的秘密电台将这一消息报告了戴笠,戴笠亲自将这一情报交到了中美合作所的梅乐斯将军,并转告了美国海军。当时美军太平洋舰队正四处寻找日本海军,得到这一情报喜出望外,迅速集结军力将日本这个混合舰队全歼了。为此,梅乐斯由准将升为少将,美国海军部专门给戴笠正式发函表示谢意。

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终于结束了。为了抢夺抗战的胜利成果,戴笠是率部队最早进入上海的国民党大员,一进上海,当晚便住进了唐公馆与唐生明彻夜长谈。这也表示了唐生明那场事先张扬的潜伏大戏胜利落幕。1946年2月21日蒋介石来到了上海,第二天便由戴笠陪同在贾尔业爱路 (今东平路)9号自己的寓所接见了唐生明,不仅连连称赞唐干得好,还大笔一挥,奖给他特别费200万元。不过此刻200万只能兑换不到5两黄金。

1949年,唐生明與他的兄长唐生智一道通电起义,投奔了共产党,为和平解放湖南立了功。

(选自《同舟共进》2018年第8期)

上一篇:戊戌变法中 西方的两副面孔

下一篇:1957年我在中央美院经历的政治风云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