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可乐 > 文章 当前位置: 可乐 > 文章

带着浓缩铀的旅客

时间:2021-01-1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刘力航 王思维

日本大地震引发核危机,让世人谈核色变,可有人居然带着恐怖的核原料——浓缩铀去旅行!这是格鲁吉亚反扩散部门近日曝光的一起案件,听起来更像一部大片的现实版。

黑市冒险

2010年3月,一个寒冷的夜晚,在外高加索西南部荒凉的山区中,一辆苏联时代的内燃机火车正蜿蜒穿行着。

火车由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开往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旅客大多是亚美尼亚商贩,准备到格鲁吉亚做点小生意。

亚美尼亚乳品商桑巴特?托诺扬与核物理学家赫兰特?奥汗尼扬也在这趟火车上,准备去格鲁吉亚淘金。但他们携带的货物可不一般——浓缩铀,这可是造原子弹的材料,黑市上的抢手货。

托诺扬曾是一名成功的商人,有一家属于自己的乳品厂,可惜此君嗜赌成性,把家底输了个精光。走投无路的他向老友——核物理研究员奥汗尼扬诉苦。奥汗尼扬表示可以从一个老朋友那里搞到浓缩铀,于是托诺扬打起了走私浓缩铀的主意。

传闻说,在土耳其黑市上可以出售核材料。2010年2月,托诺扬前往距离土耳其最近的格鲁吉亚港口城市巴统踩点,被格鲁吉亚反扩散部门盯上。

托诺扬在巴统与“中间人”卡卡?科韦里卡泽接上了头。卡卡在上世纪90年代初因倒卖“红水银”犯事,后来被格鲁吉亚警方发展成线人。人们误以为“红水银”是某种核材料,其实是苏联克格勃杜撰出来的“诱饵”,用来监测黑市上的核交易。

卡卡为托诺扬接洽到一个“买家”,对方愿意根据浓缩铀的成色,按最高每克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这个“买家”是格鲁吉亚特工假扮的。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买家”同意用150万美元购买120克样品。双方约定3月在第比利斯交易。

神秘烟盒

托诺扬和奥汗尼扬按时登上了开往第比利斯的火车,但他们并没有坐到终点站。凌晨3点,两人在亚美尼亚边境小镇埃鲁姆悄悄下了车。

他们坐上一辆出租车,穿越边境。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的边境检查很简单,两国居民互免签证。两人顺利通关,一路没遇上任何麻烦,凌晨5点就到了第比利斯,比火车到站早了两个多小时。他们坐着出租车在街道上七弯八拐地乱转,以确保不被跟踪。两个小时后,两人在火车站下车。这时,来自埃里温的火车正要进站。

陈旧的第比利斯火车站位于老城中心,只有三個站台,管理松散。托诺扬上了停靠在站台上的火车,来到两节车厢连接处,从角落里掏出一个烟盒,匆匆下车,消失在人群中。

这就是托诺扬的狡猾之处。火车在边境停靠时,会有边检人员拿着便携式辐射探测器进入车厢检查。为防止触发警报,托诺扬和奥汗尼扬把浓缩铀装进一个内置铅衬的烟盒里,藏在火车上,随后下车,人赃分别过境。

大生意就要来了。卡卡带着“买家”在酒店与托诺扬碰头。当托诺扬从烟盒中取出一小袋灰绿色粉末时,“买家”身上的辐射探测器响起,埋伏在隔壁房间内的格鲁吉亚特工破门而入。特工随后在一家旅馆逮捕了睡梦中的奥汗尼扬。

危险漏洞

警方在此次行动中缴获了18克浓缩铀,数量很少,甚至不会对运输人造成任何危害,但检测证实,其浓度高达89.4%,足以用来制造危险的武器。

格鲁吉亚的调查人员仍有疑问,他们要追查这批浓缩铀的源头。调查人员从奥汗尼扬口袋里的一张汇款单上找到了线索,上面有个熟悉的名字:加里克?达戴扬。奥汗尼扬承认,浓缩铀正是这个老朋友提供的。

达戴扬也是格鲁吉亚反扩散部门的“老朋友”。

加里克?达戴扬,生于战火不断的纳卡地区,只有小学文化,没有正当职业,据称在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冲突中受到“肉体和心灵上的摧残”。2003年6月,他用玻璃纸把180克浓缩铀包起来,放入一只金属茶叶盒里,试图穿越边境,前往格鲁吉亚小镇萨达科罗,不料引发辐射探测器报警。他拒不承认自己蓄意走私放射性物质,宣称“从来没见过茶叶盒里的东西,玻璃纸一直是用来包食物的”。

达戴扬被移交给亚美尼亚政府,判了两年半有期徒刑,但他只坐了两个半月牢就出来了。

根据俄罗斯2003年的调查结果,达戴扬曾两次从莫斯科乘火车前往新西伯利亚,辗转到达格鲁吉亚,而新西伯利亚一家核工厂曾有核原料丢失的记录。由于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在2008年发生冲突,双方的合作全面终止,追查走私案中浓缩铀来源的工作受阻。格方在等待美国的进一步检验,以确定新近缴获的浓缩铀与2003年达戴扬携带的是否为同一批。

托诺扬和奥汗尼扬在格鲁吉亚被起诉,将面临至少十年的监禁。

(摘自《环球》2011年第6期图/毕力格)

上一篇:给周总理写信的日本女孩

下一篇:诗人黎白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